• 海蜇文学网

    当前位置:言情美文

    主角是江意颜舟的小说《八零甜妻超有钱》免费阅读-江意颜舟小说

    江意颜舟 时间:2022-01-14 20:51:17

    小说简介:小说《八零甜妻超有钱》的作者是绯云,该书主要人物是江意颜舟,八零甜妻超有钱小说讲述了:ldquo;说你们没事,谁信啊?!” “我打死你个不要脸的狐狸精!”一个苍老的女声立刻骂道:“我儿子几年不在家,你就...

    主角是江意颜舟的小说《八零甜妻超有钱》免费阅读-江意颜舟小说

    八零甜妻超有钱第1章

    第1章

    耳边嗡嗡,争吵声灌满双耳,江意只觉得头疼欲裂。

    特别是那个声音,竟然跟她死去多年的奶奶特别像,真是令人讨厌。

    还有一个更讨厌的,是她姑姑江玲的声音,尖细又刻薄。

    “我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你衣衫不整地从小胡同里跑出来,扣子都没系!之后又有一个男人提着裤子出来!”江玲冷笑一声:“说你们没事,谁信啊?!”

    “我打死你个不要脸的狐狸精!”一个苍老的女声立刻骂道:“我儿子几年不在家,你就忍不住了是不是?竟然出去找野男人!丢我们江家的脸!看我不打死你!”

    接着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的声音。

    江意想动,想睁开眼,想让跟她姑姑、奶奶有同样声音的人滚出去,但是她却像被魇住了一样,无论如何都动不了。

    突然,一个女声怒吼:“我没有!你们冤枉人!你们血口喷人!”

    江意像被雷电击中一样,浑身一个激灵,霍然睁开双眼。

    这个声音,是她逝去母亲的声音!

    而眼前,年轻的母亲正被两个女人一左一右地按着胳膊,被一个老女人捶打。

    按住母亲的是她的姑姑和二婶,打人的是她的奶奶。

    这一幕,也似曾相识。

    那是她压在心底几十年,无论如何也不想回想的一幕,每当想起这一幕,她就心如刀割。

    母亲最后身死,有太多的原因,太多的仇人,但是归根结底,都是从这一幕开始的!

    好恨!她为什么会梦见这一幕?

    更可恨的是,梦里她为什么不能动!

    她要过去,撕烂这些仇人!

    即便已经在现实世界里报过仇了,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再见到这些人,她都想再撕一遍!哪怕是在梦里!

    但是她的身体依然不能动,只能看着母亲被打。

    李玉梅任江老太太挠在自己脸上身上,她都不管,她只盯着眼前,哭喊道:“江繁!你相信我!我没有!我那天就是遇见了流氓!他,他拽了我两把,把我衣服拽坏了,就被我挣脱跑出来了!”

    “我和他什么事情都没有!我是清白的!江繁!”

    最后一声“江繁”,带着太多的感情,希望、期盼、悲伤、祈求.......听得人心酸。

    江意的眼泪不知不觉流下来,她也注意到站在房间阴暗角落里的一个身影。

    真的是父亲江繁。

    昏黄的灯光照在他脸上,隐藏了他的年纪,让他看起来就像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英俊潇洒、仪表不凡。

    但是他身上又有属于四十岁男人的成熟稳重,文雅得体,让他变得格外有魅力。

    李玉梅眼里闪过一丝痴迷,但是更多的是自卑,还有祈求:“江繁,你相信我,我是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的!”

    江繁的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他似乎不想面对现在这种情景,他转开头,轻声道:“我们离婚吧。”

    “不!!”李玉梅顿时发出一声非人的嚎叫。

    大杂院里听墙角的众人都被这一声吼震了震,心酸起来。

    “按理说,李玉梅这么老实的人,真干不出那事来。”一个大妈轻声跟旁边的邻居讨论。

    “那可说不准,会咬人的狗不叫呢,她外面有人,还能回来跟你说一声?”一个胖胖的女人一边嗑瓜子一边说道,语气藏不住恶毒。

    谁让那李玉梅三十多岁了还前凸后翘的!勾引得她家老爷们总是偷看!

    大妈白了胖女人一眼,起身离她远一点

    屋里的说话声继续传来,李玉梅一声声地解释,祈求江繁相信她。

    江繁只是沉默不语。

    李玉梅绝望了,最后一咬牙,大声道:“那我去报警!求他们抓住坏人,还我一个清白!”

    江繁的眉头微微一皱,眼神瞬间深沉。

    他终于抬起头,看向李玉梅,一脸苦涩地温声道:“你别这样,你就算不为了我,不为了你自己,也要为孩子想想,你去报警把事情闹大了,让江意怎么做人?”

    李玉梅的神情瞬间一苦,身上最后的一丝气势一泄,人软软地倒下去。

    架着她的人顺势一松手,还推了她一把,李玉梅狠狠地跌坐在地上。

    她无力地靠在墙上,绝望又内疚地看着对面床上躺着的江意。

    女儿因为她的事,都气病了......真的闹开了,就算被人查明真相,她不是外面有人而是被流氓欺负了,女儿在学校怎么抬得起头来?!

    李玉梅绝望了。

    母亲眼里的绝望和爱惜,终于狠狠刺痛了江意,她浑身一个激灵,从床上蹦起来,扑过去抱住母亲。

    “妈妈!”她抱着母亲痛哭起来。

    能再见到母亲真是太好了!这是她一生中最温暖的存在!她欠母亲的太多了。

    “闭嘴!我还没死呢!嚎什么丧?晦气!”江老太太站在一旁破口大骂。

    江意霍然抬头,狠狠地盯着江老太太。

    虽然已经给母亲报过仇了,但是她不介意再报一遍!哪怕是在梦里。

    江意冷冷地扫视着屋里所有人,嘴角勾起一个冷笑。

    她一生中最大的梦想就是回到这一天,回到母亲厄运开始的第一天,没想到今天倒是在梦里实现了。

    也好。

    那就让她把压在心底几十年的话都说出来吧。

    江意站起来,看着对面两米外的江繁浅笑一声:“爸爸,你回来的真快,接到姑姑的电话之后就立刻赶回来了吧?”

    江繁看着面前已经亭亭玉立如一朵清新优雅的荷花般含苞待放的女儿,心情复杂一瞬。但是他很快压下这微不足道的感情,温润地点头:“听说你妈妈出事了,我立刻就回来了。”

    “呵呵。”江意一笑,声音里带着淡淡的嘲讽。

    “十年了,妈妈上次被姑姑泼开水烫到住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你都不回来,这回倒是回来的快....而且开口第一句话就是离婚。”江意看着江繁,眼角眉梢都是嘲讽。

    江繁心头一跳,避开了她的视线。

    “呸!”江玲立刻在旁边大骂:“像你妈这么不要脸的女人,不离婚留着她......”

    “啪!”一声脆响,江玲的脸被扇得一歪,人也撞在墙上。

    她整个人都懵了。

    屋子里十来个人都是一愣,连屋外看热闹的人都懵了。

    没想到平时柔柔弱弱,细声细气,说话都不敢跟人对视的江意竟然敢打她姑姑江玲!

    她就不怕被母夜叉江老太太打死吗?

    江老太太反应过来果然疯了,蛮牛一样冲向江意。

    但是江意反应更快,她一把抓过呆愣的江玲,狠狠往江老太太身上一推。

    “哎呀!”

    “哎呦!”

    屋子狭小,两个人顿时撞到墙上,跌坐一团,江玲最后还坐在江老太太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