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蜇文学网

娘子怂且甜豆蔻王青山王传君by旧琳琅在线阅读

豆蔻王青山王传君 时间:2022-01-14 21:09:58

小说简介:豆蔻王青山王传君是小说《娘子怂且甜》中的主角。很多情节里写的那种各种狗血的,跳个井啊,或者是跳个楼,就穿越了,我连脑电波被撞出来都没有。我只是因为感冒的时候,买到了没有什么用的假药,当时那家黑漆麻乌的小店,我就看着...

娘子怂且甜豆蔻王青山王传君by旧琳琅在线阅读

第11章

就在他这么胡思乱想,找不到人的时候,豆蔻一摇三晃,背着比她自己身子还高的两大捆草,正在费力的从小河那边往这边走,远远看过去,二柱以为闹鬼了呢,那边一个身形扭曲的人一摇一晃,蹒跚着正在往这边走,下了他一颗心差点跳出嗓子眼。

不过,随着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他鼻子中间还没有散去的豆蔻身上的味道,忽然又熟悉的盈满了他的鼻尖,瞬间他就知道眼前是谁了。

豆蔻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两大捆草可真重啊,比她原来背过所有的东西都重,不过她又不舍得扔,毕竟里面可藏着他要命的东西,所以只能全部拿起来,摇摇晃晃应往家走,幸好离家还不远,猫着腰一路往前走,她压根没抬起过头来,自然不知道自己前面还有个人,这么直直的,眼瞅着又要撞人身上的时候,这人一把扶住了她肩上摇摇晃晃的草捆。

大半夜的路上还有行人,她连头都不抬,低着头一迭声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实在是看不着喔。我,你,唔唔!!”

二柱眼疾手快,一把捂住住她的嘴,不止不让她再出声,还直接把她身上最重的那捆草直接给扒了下来,背到了自己身上以后,抬着手指威胁他,不许再发出一点声音。

虽然现在天已经黑了,可是架不住月光清澈,而且天色也清澈,豆蔻一眼就看清了来的人是谁,她只是不理解,这货干嘛做贼似的,拉着他,随后不吭一声,玩命往家走,走的她鞋都快掉了,二柱也没有回头停下来,一直把她拽的快散架子了,两个人才气喘吁吁进了院子。

一到院门口,豆蔻终于是忍不住抬手把他的手甩开,猪草往地上一扔,整个人一屁股坐在草上,大口大口喘着气,抬手一边擦着汗珠子,一边满脸不情愿看着他,说话也没个好声气。

“不是我就不明白了,你一个念书的,你说你怕啥,我都不怕,我一个妇道人家我都没觉得怎么着,咋的后面有鬼撵你啊,这把我屋的,知道的,你是跟我一家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今天晚上要谋财害命呢?”

屋里张老太太一直等着他们俩回来,现在看到两个人都回来了,可是在大门口也不进来,在门口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什么,他们还是想下地吧,又怕自己摔着更添麻烦,只好着急的在窗户那儿低声的问着。

“俩人都回来了,怎么还不进屋啊?在外面说啥露水这么重,仔细明天身上疼。”

二柱心里也生气,他好心好意别人当驴肝肺,一点好不念还大声呛他。

“我就该让你,撞破那寡妇的好事儿,明天我不在家,看她怎么收拾你。”

寡妇,黄二寡妇,豆蔻心思神转,一瞬间就分析出了大概发生了什么事儿,好家伙,自己家里玩儿都已经不够味儿了,这还要来个野外偷欢。

她这才知道自己的确误会了二注,而且,二柱这人说起来脾气臭脸臭,平时也不会说话,但是心不坏,这才看得出来,只不过这家伙整的也太神秘了。

“那你不能怪我呀,我哪知道干啥,我还以为你这大半夜看我出去,怕败坏你家风,要把我就地正法了。”

“一天天你歪门邪道,你都想点啥,还就地正法,你知不知道就地正法的是啥事儿。”

看他这一本正经的样子,豆蔻心里反而不生气了,其实,就让她去,她也不敢说破,这事儿,二柱确实是帮他,她现在装怂是必须的,只不过她就忍不住想逗他。

“看样子还是上学的学问高,你知道就地正法是啥事儿?那你说说呗,就地正法到底是个啥事儿?”

我!

二柱这才反应过来,他被豆蔻,赤裸裸的调戏着呢,这女人现在的脸皮也真厚,这种话怎么是她一个没出阁的姑娘能说得出口的,可看样子她不光说得出口,还就大咧咧在哪,等着看他笑话。

“我还真没发现你咋那么不要脸呢,这事你得问他问什么问,反正都回来了,洗吧洗吧,赶紧睡下。”

说完这话,他头都不回,跟做了多大错事似的,兔子一样窜到屋里去了,豆蔻在原地,忍不住想哈哈大笑,可是大半夜这有点儿惊悚,她强忍住笑意,也不吭声,把自己随便洗漱一下,也就直接进了偏门,反正不能睡在一个屋,出去之前她已经打点好了,偏门的小床,虽然有些窄,可是铺着厚厚的干草,也舒服的很,特别是夏天,很快她躺着就睡着了。

山村里的,清晨来得特别早,也不是说像现在一样,车水马龙打扰醒,而单纯就是,一大早欢叫的鸟儿,早起的鸡,还有那些,很早就起来,勤劳的妇人们,已经把这天色给搅得热闹无比。

豆蔻在沉睡之中醒来,到了这里,没有手机,没有电话,也没有电脑,甚至所有的诱惑都变成可有可无的陪衬时候,最单纯的时间反而能给人最好的休息,她每一天都睡得非常香,而每一次休息只有很短的时间,却能让她,立刻就精神焕发,坐起身来,伸个大大的懒腰,看看外面才微微有些鱼肚白的天色,又是新鲜的一天。

今天的她可比往天更勤快,一大早起来,锅里的东西只要热一口,晚上剩下的也就是早饭,唯一不同的就是在下面,再放一点儿,已经在春天时候,就被老太太一片一片收好,渍在缸里的榆钱,再放进一点粗玉米面儿,做点糊糊,就算是早上搭配的粥了。

随后,灶底下留下一些余热,让饭一直闷着,娘两个都没有醒的时候,她就已经趁着天色,已经能够看清东西时候,坐在猪圈旁一根一根的旅社,昨天晚上,自己打回来的猪草,这会儿才发现自己真是没少弄,这猪草,少说也有六七十斤,她只能凭借最开始的记忆,把每一根长得不同的草,都用嘴轻轻舔一下,只要不是甜味的就放到一边去,很快,旁边,积如小山的猪草就已经是,被她整个都塞进了缸里沤起来。

而剩下这一大把,叶子是椭圆形的,颜色青翠,秧子上,悠悠都泛着一些淡淡白色汁水的,就是他昨天长的那个,略微有些甜的,现在接着大亮的天色看起来,她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东西有一点像现在,人们会制作蔗糖时用到的一种甜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