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蜇文学网

主角是林惊雨瑾王的小说-林惊雨瑾王(世家医女)

林惊雨瑾王 时间:2022-01-14 22:05:57

小说简介:林惊雨瑾王是著名作者顾十六言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咱们接着往下看是水,连个靠岸寻医的地方都没有。  董家倒是跟着两个年长的嬷嬷,只董三奶奶发作...

主角是林惊雨瑾王的小说-林惊雨瑾王(世家医女)

第5章

元霜和踏雪帮着林惊雨收拾好了屋子,又请了镇上的裁缝过来帮着量尺寸做衣服。

  林惊雨的待遇一下子水涨船高,而随着请来擅长妇科的大夫给董三奶奶诊脉,得出了和林惊雨一般的结论之后,董三奶奶对她就更是信重几分。

  连带林惊雨让她忍着疼痛,多下床在屋中慢慢走动她都接受了。

  “前半个月是最难熬的,熬过了这半个月,也就好了。”林惊雨多劝了一句,“厨房那边也要多买些新鲜的瓜果蔬菜来吃。熬煮些鱼汤或者是猪蹄汤来吃也很好。”

  又下奶,又对伤口有好处。

  不过时下猪肉贱,如同董家这样的权贵人家是不会吃猪蹄的。因此,董三奶奶多数时间是喝鱼汤的。

  这般过了大约有八九天,董三奶奶就大好了。

  只林惊雨还是提醒她,无论做什么都不能太过于用力,特别是如厕的时候,不然容易让伤口重新崩裂。

  至于提重物什么的,又不是穷苦人家,谁会让她提什么重物呢?

  大约是生死关头建立的信任,有林惊雨在旁照一二,董三奶奶就安心在灵泉镇住了下来,期间只派人往京中送了一回信,至于信中写了什么又是送往哪里的林惊雨就不知道了。

  如今天气越来越热,她拿了月钱之后就准备配一些消暑解热的凉茶来喝。

  她年纪小,见她要出门门房就多嘴问了一句,“林姑娘要去哪里,若是买东西让采买的人捎回来就是了。”

  这是生地方,随意出门还是有些危险的。

  林惊雨却没有这样的概念,只笑着道:“我出去走走,若是看到药店就买些药材回来给他们煮茶消暑。”

  她能活下来,多亏了董三奶奶身边这些人照顾。如今天气闷热,煮些消暑的凉茶给众人喝也是应当的。

  门房听了这话就笑着让她等等,回头又叫了家里的婆娘过来道:“林姑娘一人出门不太安全,你跟着,别迷了路。”

  林惊雨知道他们夫妇好心,就笑着道:“有劳李SZ了。”

  门房李氏夫妇是李嬷嬷的儿子、EX。之所以放在这个位置上,还是因为陌生地方,用他们更放心些。

  李SZ得闲就陪着林惊雨一起出门了。她偶尔还是出去采买些东西的,带着林惊雨很快就摸到了附近一条比较热闹的街上。

  林惊雨说是出来买药材的,不过也没有直奔目的地。反而在街上四下走动,看看那些摊位和店铺,偶尔看到喜欢的小东西还会买上些东西。

  李SZ跟着她顺带也给家里买了些东西,等着两人买了不少东西后这才逛到了药铺。

  灵泉镇地方不大,然而因为有个码头的缘故,镇上很是热闹。药铺里药材也很是充足,林惊雨并未拿药方,只直接报了药材和分量,让人给抓了五包。

  另外还有抓了五包旁的药材,用来做提神醒脑的香囊。

  这其中用到了冰片,花费自然不低。

  李SZ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劝道:“林姑娘,你这般花钱可不行,姑娘家总是要留些傍身的银子的。”

  林惊雨笑着道:“我还有钱呢。”

  她被救上船的时候就一身泡烂的衣服,吃穿用度都在董家供应的。之前董三奶奶给了她头一个月的月银,足足十两。

  不过林惊雨也懂,这银子并非只是月银,还有她救下董三奶奶两条命的谢礼。

  下个月她就不见得能拿这么些银子了。

  可该花的钱也不能少了,董家管了她的衣食住,她怎么也得略微回馈一些才是。

  两种药全部都打包好,林惊雨付了钱刚出门就听到外面一声惊呼。

  她顺着声音看去,就见一个妇人倒在了街中央。大约是看过去的人太多了,离得近的人连忙后退几句,叫道:“跟我可没有干系,她自己倒的!”

  林惊雨连忙过去,只见到底的妇人脸色蜡黄偏偏双颊绯红,额头上冒着豆大的汗珠,双唇苍白还颤抖着。

  这是中暑了!

  她回头叫了声:“李SZ,快帮忙把这人扶到阴凉的地方!”

  李SZ吓了一跳,没来得及拦住林惊雨,此时见她还招呼自己帮忙,迟疑了下才道:“林姑娘,这人咱们也不认识,万一……”

  万一遇到个讹人的,她们人生地不熟的可怎么办?

  林惊雨却不怕,道:“这人就是中暑了,喝两口水就缓过来了。”

  她这么一说,李SZ才敢过去搭把手,周围的人也都好奇地在旁围观,偶尔指指点点却没有一个人帮忙的。

  林惊雨见状皱眉,先是抓起对方胳膊简单诊了下脉,确定没有旁的问题这才道:“李SZ,你回刚刚的药铺讨碗水来,要是可以让对方多少放些盐在里面。”

  中暑的人一般都会大量出汗,补充一些糖盐水对身体都是好的。

  李SZ不明就里,不过还是连忙转身去讨水了。

  她们之前才在药铺买了不少东西,那店家倒是当给放了一点盐亲自端了出来。

  林惊雨就在一旁用袖子给对方扇凉风,等着水端来了就小心翼翼喂对方喝了些。

  这一会儿的功夫,她就看出眼前晕倒的妇人怕不是什么普通人家的人。

  她身上穿着的虽然不是绸缎,可布料也比街上一般人家要好些。发间更是插了三根银簪子,其中一支上还镶嵌了一颗不太大的红宝石。

  妇人多少还有些意识,喂她喝水她并不抗拒。慢慢喝了大半碗水之后,她才悠悠吐了一口气转醒过来。

  众人见她醒过来,皆是一片欢呼。

  林惊雨问道:“可好些了?能看清楚吗?”

  妇人点了下头,从她手中接过碗一口气把余下的水都喝了下去,这才皱眉道:“这是什么水?”

  “放了些许盐的白水。”林惊雨笑着,回头把碗递给了药铺老板,又道:“劳烦大叔再给碗盐水吧?”

  老板就招呼了身边的小厮去端水,回头看着林惊雨给妇人喝了半碗,又用余下半碗擦拭了下额头脖颈等处降下暑热,倒是有些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