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蜇文学网

    当前位置:言情美文

    天降苗妃霸道宠(半糖不太甜)_第1章江殊苏洛一起

    江殊苏洛 时间:2022-01-14 23:07:34

    小说简介:《天降苗妃霸道宠》小说的主角是江殊苏洛,带您赏读江殊苏洛天降苗妃霸道宠小说阅读,江殊苏洛说精彩章节节选:的鲜血。  她仰起头,逆着光线,满目疮痍的看向那看高高在上的男人。  卫璟,你为何要这样对我?  你害死了芷儿...

    天降苗妃霸道宠(半糖不太甜)_第1章江殊苏洛一起

    第十一章

    第11章 全都傻眼了

      他这幅模样,哪怕是要天上的星星,老夫人也得找人摘下来,几本账册又算什么。

      她当即吩咐身后的嬷嬷:“去将昨日田庄送上来的账册拿过来!”

      嬷嬷很快就将账册拿来,老夫人让嬷嬷将最后一页裁去后递给苏洛:“这是田庄今年稻子收成和买卖的账册,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你若是能算出这个庄子今年最后收入多少,纸坊就交给你管!”

      三夫人咯咯咯的笑:“要不要找个人帮你念一念,我怕你不认识字!”

      平宁郡主也说:“殊儿媳妇,祖母心疼你,这样的账册,至多半个时辰,你就要算出结果的!”

      等着见新媳妇的还有很多七七八八的亲戚,此时都在窃窃私语。

      “这下要现原形了!”

      “牛皮要吹破了……”

      青衣凑到苏洛耳边:“小姐,要不你装晕吧,咱们先躲过这一劫……”

      苏洛牙疼。

      连这丫头都觉得自己是草包不成。

      她没管这些议论,笑眯眯的对平宁郡主说:“母亲的照顾之心,我感受到了,这些册子,想必祖母那里还有副册,不若我与母亲一起来算,若我比母亲快,那纸坊就交给我管,若我比母亲慢,那我就再回去练练……”

      老夫人的脸色有点沉,她是存了提携之意,刚才也是看宝贝孙子开口了,不忍拒绝,但想不到这苏洛竟然这般自大。

      平宁郡主再如何不济,也管了国公府内务这许多年,难道还会比不过她这个黄毛丫头。

      平宁郡主脸上温和的表情都维持不住了,果然是南蛮子,居然敢挑战自己。

      她眸中闪过一丝阴沉,伸手:“拿我的算筹来!”

      嬷嬷很快就拿了个镶金的算筹过来。

      江殊看着苏洛这幅模样,心里也有点没底,不过这时候不能表现出来,只好吩咐:“去把我的算筹也拿来。”

      苏洛看了看那册子的厚度,摇头道:“不用算筹!”

      她说完这句,顿时又是一片议论声。

      不用算筹,要计算出最后的结果,这南蛮子是疯了吧?

      平宁郡主嘴角忍不住勾起嗤笑。

      想来这苏洛恐怕连算筹都不会用,毕竟这东西有一定难度,就她那个脑子,可能这辈子也没指望了。

      老夫人的脸色沉得更厉害,已经不抱多少希望了,摆摆手:“开始吧!”

      平宁郡主拿出算筹开始噼噼啪啪,苏洛却是一页一页的往后翻,每一页停留的时间不过几个呼吸。

      松鹤堂内的议论声更大了。

      这么快的时间,恐怕连上面写的是什么都没看清,这南蛮子根本不识字,一会倒要看看,她到底算出什么个名堂来。

      平宁郡主算到一半的时候,苏洛已经将整本账册翻完了,然后她转头,娇声对江殊说道:“夫君,我看累了,我告诉你数字,你帮我写出来好么?”

      江殊微微一愣,随即点头称好。

      苏洛便附在他耳边,轻轻说出几个数字,江殊运笔,将那几个数字写于纸上。

      他的字体苍劲有力,与他给人文弱的感觉不太相符。

      苏洛将纸上的墨迹吹干,笑眯眯的对平宁郡主说:“母亲慢慢算,不着急!”

      平宁郡主气的拨错一个珠子。

      不过苏洛这样轻巧的态度,其他人并不相信她真的能将最后的结果算出来。

      多半是故意想气得平宁郡主也算错,这样就辨不出高低了,平宁郡主显然也想到这一点,深呼吸一口后,便继续拨动算筹。

      差不多半个时辰,她也算出了结果。

      老夫人身后的嬷嬷把裁下来的那张纸放在了厅堂中央的红木桌上,上面写着,去年收成壹仟三百零五两。

      嬷嬷将平宁郡主的纸放在一侧,其上赫然也是壹仟三百零五两,丝毫不差。

      三夫人点头:“郡主使得一手好算筹,府内的账房先生怕也比不过您!”

      下面一片的赞誉之声。

      老夫人叹口气:“罢了,殊儿媳妇再磨练磨练吧!”

      江殊不同意:“祖母,总要看看洛洛的结果。”

      众人眼里都露出嘲讽,老夫人道:“那便看看吧!”

      江殊将之前写就的纸张拿出来,只见上面写着壹仟二百零六两。

      果然是错的!

      一定是随手写的,嗤笑之声响起一片。

      平宁郡主道:“殊儿媳妇,这一轮可是你输了,这纸坊,我便再帮你管几年,等你什么时候学会算账了,再来找我吧!”

      她的下巴微抬,这会倒是有几分倨傲之色了。

      苏洛丝毫不觉得丢脸,反而笑的更开心:“祖母,母亲,这账我没算错,这账本里有笔账目记错了,本是支出,记成了收入,这样一进一出之下,算出来应该是壹仟贰佰零陆两,错的那一页账目在第十五页,祖母一看便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