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蜇文学网

天下归元《铁慈慕容翊》完结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铁慈慕容翊 时间:2022-01-15 00:01:19

小说简介:独家小说《辞天骄》由天下归元倾心创作的一本女强强强欢喜冤家异能女扮男装爆笑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铁慈慕容翊,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十八颗乌金钉光泽内敛又尊贵,如同它一贯以来的象征意义&mdash...

天下归元《铁慈慕容翊》完结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第十章

第十章 清理

  太后忽然道:“哀家猜,你这勺子有古怪吧?”

  她声音极低,只有两人能听见。

  铁慈微微弯着腰,抬起眼眸,这个角度她的眸子显得极其大而明丽,毫无怯弱。

  她也同样用气音道:“太后您的盒子不也一样吗?”

  太后嗤笑了一声,似乎对她的想法极其不齿,却又道:“哀家劝你不要耍花样。”

  “是因为三个珠子上写的都是杂学是吗?”铁慈慢慢将勺子抽出了一部分,太后透过盒子缝隙,隐约看见勺子已经变成了一片漆黑。

  铁慈笑道:“哎呀,珠子上有毒呢。”

  太后嘴角一勾,道:“你是个有心计的。”

  “您夸奖了。”

  太后身边李贵垂着眼帘,对这祖孙斗法仿佛无动于衷。皇太女是个有心计的,盒子原本无毒,太后根本不必用这样的手段落人口实,可是皇太女仿佛早有准备,竟然带了银勺和砒霜粉,也不知道她使了什么手法,抖落了砒霜粉令银勺变黑,这样一来,太后这里就说不清楚,连带对整个“历练”提议都会被质疑,容麓川等人会立即抓住机会,说此事有人作祟,皇太女历练只怕不妥,闹着要清查要清理,此事就能被搁置。

  那么之后皇帝和皇太女都有更多时间周旋,太后出其不意的举措也就失去了作用。

  这和今日太后利用静妃的表现来逼容麓川等答应历练之事,方法其实是一样的。

  但皇太女又不够心计,撕破脸皮固然能令人有所顾忌,可是却忘记了,真要撕破脸皮,永远是上位者撕起来更狠。

  铁慈微笑着将勺子向外抽。

  太后忽然道:“今日见了静妃,甚爱她贤惠乖巧。往日你们总说她多病,哀家也少要她请安。如今瞧来,倒是无妨。”

  铁慈手一停。

  “再说若是多病多灾的,倒不如留在哀家身边,抄抄经,静静心,于身体也大有裨益。”

  铁慈默然,半晌道:“那是太后恩典。”

  太后道:“放心。哀家这里规矩虽然多了些,但她只要懂事,自然无虞。”

  铁慈不说话,半晌,把勺子往盒子里一扔,道:“那换我懂事,成不成?”

  太后看也不看她,平静地道:“也不是不成。”

  铁慈一笑,转身掀帘,对外头等候的众人道:“运气不错。”

  铁俨和一部分臣子露出喜色。

  “杂学。”

  ……

  铁俨在前头走得大步生风,铁慈在后头拼命追,“哎,父皇!父皇您等等我啊!哎哟!”

  铁俨立即回头,铁慈把扶住后背的手挪到腰,嘶嘶不绝。

  铁俨怒道:“又装!”稍稍冷静了些,道:“崽啊,你今日别拦我,你母妃实在太不知事,这样下去迟早害了你,父皇今日一定要和她说明白。”

  铁慈叹一口气,“我不是要拦您。只是母妃胆子小,您这样怒气冲冲过去,满宫都看在眼里,能把她吓破胆儿。宫人们又最是爬高踩低,以后她日子怕就要难过了。难过也罢了,若是有人趁机教唆吓唬她什么,再惹出祸事怎么办?”

  铁俨沉默一瞬,停了步,半晌叹了一声,摸摸她的头,道:“你总是这般为她筹谋,可她却总是给你拖后腿,便受点教训又何妨!”

  父女俩都沉默了一阵。铁俨想起铁慈小时候,静妃受人蛊惑,瞒着他把孩子送到太后宫里,后来铁慈也不知道在太后宫里遭遇了什么,大病一场,险些丢了性命。之后他便将静妃禁了足,说是惩罚,其实也是保护,如此太后便不好招惹静妃。后来铁慈年岁见涨,静妃也不能总禁着,为免她中了太后和那些居心叵测妃子们的招,又说她体弱多病,需要静养,不常出来,铁慈也不亲近,渐渐的也便被大家给忘记了。

  父女两人很注重静妃的安全,没少派亲信暗中护卫,身边人也会隔段日子便筛查一遍,但终究两人都太忙,日常往来少,这些年那边又一直无事,也便懈怠了。

  谁曾想,一直胆小安分的静妃,今日忽然窜出来坏了事。

  储君的身份太重要,她这样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母亲,不出来也罢了,一出来,只会叫人看得忧心,担心她会给太女带来不良影响,平白惹出很多事来。

  铁俨叹气,又道:“杂学是不成的。父皇再想办法,让……”

  “不必了。”铁慈道,“出宫不是坏事,杂学深入民生也挺好。”

  太后既然铁了心,一计不成总还有另一计,铁慈倒宁愿把战场引得更远一些。

  再说,出宫在野,大隐于市,焉知于她不是挣脱束缚,另有一番天地呢?

  铁俨看看铁慈,知道她向来大气清朗,不钻牛角尖,于他自然觉得安慰,但也不免惆怅。

  这么好的孩子,却生在这波谲云诡帝王家,一生不得安枕。

  铁俨终于停了脚步,道:“既如此,爹就缓缓再去。但你也不能再纵了她,总要她知道教训才好。”

  “那是自然。”

  铁慈带着丹霜和小虫儿走近静妃的点芳殿的时候,看见殿内一片喜气洋洋。

  天色已晚,微有凉意,点芳殿的院子里花树开得葳蕤,每棵树下都垂了绢布宫灯,宫灯下别致地垂着水晶琉璃珠儿,风一过便琳琅作响,时不时花瓣飘落灯上,便映出些山长水远的景致来。

  静妃和着一众宫人正在灯下忙碌,有人量布有人裁剪,静妃拿了个鞋垫亲自刺绣。铁慈不许人通报,悄然进门,看灯下众人和乐融融,便站定在了阴影中。

  她静静看母亲绣花的神情,平静底掩藏着淡淡的悲悯。

  丹霜脸色很不好看。

  坑了皇太女,还在这里沾沾自喜吗?

  她上前一步,被铁慈拉住。

  静妃却在此时抬头,看见了铁慈,一瞬间眼神惊喜。急忙站起迎了过来,一边笑道:“慈儿你怎么来了?快,碧罗,快去给皇太女端春盘来。”

  那伶伶俐俐的宫女便起身,先给铁慈行礼,又去端了一盘五色各异的精致点心来,并五色精巧玉壶。宫女笑道:“殿下,这是娘娘夜来不睡,想出来的新鲜法儿。这嫩粉的是桃花点,配翠离酒;这白色的萝卜糕,配醉湘妃;这紫色的是紫藤酥,配天涯缃……”

  她语速快,口齿却极清楚,说话时神采飞扬,显然是个极其聪明的丫头。铁慈垂首看那点心,极其讲究地配着各色甜酒,搭配得当,色泽赏心悦目,便拈了一块点心,问那宫女:“你做的?”

  那宫女抿嘴笑道:“奴婢手艺不精,殿下恕罪。”嘴上说得谦虚,神色却很是自信。

  铁慈又道:“娘娘今日衣裳插戴也颇别致,你的建议?”

  碧罗又笑,道:“娘娘和殿下喜欢,便是奴婢的福分。”

  她接连被夸了两次,神态便飞扬起来,也不理会旁边神情欢喜又局促却插不上话的静妃,自顾自拿了静妃方才做的绣花,道:“娘娘给殿下绣的这鞋垫儿,这万字连绵花样儿边缘还绣了小花,最是精心不过。”接着竟然又带着笑意道:“这样的衣裳鞋物娘娘准备了许多呢,倒是终于见到殿下亲自来看。”

  她在这叽叽呱呱,丹霜脸已经气青了。

  喧宾夺主自卖自夸也罢了,这是把主子也教训上了?

  再看一眼静妃,竟然丝毫不觉得这婢子僭越,还急忙点头,道:“碧罗很灵巧的,很多都是她的心思……”

  “所以,教唆主子去太后面前代孤邀宠,也是你的主意咯?”

  “殿下也该……”碧罗说到一半霍然住口,脸上血色刹那尽失。

  铁慈也不看她,指指糕点盘子:“奇巧淫技。”

  指指绣花鞋垫:“作践绫罗。”

  指指旁边所有惨白着脸色,已经退着跪到一边的宫人们:“冷眼旁观,不知护主。”

  指指碧罗:“妖言惑主,不知尊卑,挑唆生事,居心叵测。”

  “殿下……”

  碧罗的伶俐早已不见,抖着声音刚喊了一句,铁慈已经道:“拖出去,杖毙。”

  话音一落,便有跟来的护卫上前,三两下将碧罗塞了嘴往外拖,碧罗连求饶都来不及发出就被拖出了殿外,她不肯走,双手死死抠着地面,泪流满面地瞅着静妃,眼神里俱是哀求。

  静妃那核桃大的脑袋仁,哪里经得起这般突然变故,早就呆在那里,脸上一片受惊后的空白。

  碧罗平日里最喜她的呆,此刻却心中生出无限惊恐和后悔,她抠在砖缝里的指甲已经翻起,护卫猛地一脚踢来,那手便血淋淋地荡了开去,在惊惶的宫人们眼底划出一条无力的弧影。

  人终于被拖了出去,地面上一道长长的擦痕,随即外头杖击声砰砰响起,没有惨呼,众人的想象力却越发鲜明惨烈,所有人哆嗦着低下头去,满手是汗地握紧了衣襟。

  谁也想不到,平日里对点芳殿不闻不问,但看起来脾气很好的皇太女,忽然来了这里,就是一阵霹雳雷霆。

  杖声里,铁慈缓缓走了几步,皇太女身姿颀长秀拔,宝蓝色海水江牙纹袍角静静垂落地面。她停在谁面前,谁就猛地一抖,更深地俯下身去。

  铁慈第一个停的是王嬷嬷面前,她先前坐在离静妃最近的地方,被宫人们簇拥着,显然也是一个得脸的角色。

  此刻她浑身发抖,眼见着后颈的碎发便慢慢地湿了。

  铁慈看了一眼她露出来的几层衣领,笑了一声,道:“今年春江南府刚刚进贡的上造松江绫,每宫只分了两匹,只给各宫主子做里衣用,如今倒穿在了你身上。”

  “殿下饶命——”

  没等她喊完,铁慈便道:“什么命不命,我是那种草菅人命的人吗?衣裳剥了,点芳殿里走一圈。王嬷嬷如此尊贵,没了好衣裳,一样有风范。”

  丹霜道:“松江绫穿在哪一层,便剥到哪一层。殿下宽厚,只取你不该穿的衣裳。你还不谢恩?”

  便有护卫上来,王嬷嬷挣扎着半转身,拼命向静妃方向磕头,大声嚎哭,“娘娘!奴婢没了脸!求您赐奴婢一死吧!”

  丹霜脸色铁青。

  这点芳殿已经烂了!这一个个的,拿主子当什么?皇太女下的命令,她冲静妃威胁,这是看准了静妃心慈手软要挟她吗!

  “慈……殿下!”静妃直到此时才反应过来,急急冲上来,拦在那嬷嬷面前,哀声道,“剥了王嬷嬷衣裳,以后她在这宫里就没法服众了啊!”

  “那就不服呗。”铁慈淡淡地道,“这宫里需要被人服的,只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