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蜇文学网

    当前位置:言情美文

    渣了霸总后大佬掉马了秦简封宸秦以宝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秦简封宸秦以宝 时间:2022-01-15 00:08:30

    小说简介:秦简封宸秦以宝小说叫《渣了霸总后大佬掉马了》,它的作者是小馒头所编写的玄幻小说,渣了霸总后大佬掉马了在线阅读地址分享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光打过来。秦简捂着发麻的脸,有些懵。才刚查出结果,父亲他是怎么知道的?她...

    渣了霸总后大佬掉马了秦简封宸秦以宝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第13章

    秦简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不知道是在嘲笑自己,还是嘲笑钟霖。

    紧接着,她说:“就算天底下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爱上你。”这句话是钟霖曾经对她说过的,她现在原封不动地还给他。

    她之前到底是怎么瞎了眼,竟然会喜欢这种男人。

    钟霖瞬间变了脸色,“简溪,话别说的太满,你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吗?我能看上你是你的荣幸——”

    “保安,将他给我赶出去!”程天逸喝道,将钟霖的话打断。

    唰唰唰,四五个保安快速冲了过来,一左一右将钟霖架起,拖狗一样把他拖了出去。

    “放开我,放开我!程天逸,你tm疯了,敢这样对我——”

    钟霖骂骂咧咧,声音越来越远。

    保安们直接把他从三楼给拖到一楼,而后从大门给扔了出去,正好甩在垃圾桶旁,打翻的垃圾从他头顶浇下来,恶臭漫天。

    钟霖狼狈至极爬起来,“程天逸,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他望向楼上,秦简正笑意盈盈的看着他,那双眼睛仿佛盛了满天颜色,巧笑嫣兮之间还带着几分妩媚,让人根本移不开眼睛。

    钟霖只觉得自己心脏开始强烈跳动,砰砰地声音响个不停。

    他一定,要得到她。

    看到钟霖那般狼狈的样子,秦简心情大好,工作的时候都卖力了几分。然而这种好心情并没有维持多久。

    桌面上的手机一直在响,继母周华月的名字在疯狂跳动。

    “秦简,那把钥匙到底在哪里?赶紧交出来!”周华月的声音从电话里面传出。

    秦简心中冷笑,她这次回国已经接到好几次秦家的电话了,无外乎让她交出母亲留下的保险柜钥匙!别说她没有,就算有也不会交出去!

    她冷冷的说了三个字:“在梦里!”

    秦简说完这句话便将电话直接挂断,任由周华月如何再打她都没接。

    原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谁知道她刚出公司大门就碰上了秦建国。

    秦建国在看到秦简的变化之后,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

    “你一直不接你母亲的电话,所以我只好亲自来找你。”秦建国沉声说道,身上隐隐透露着威压。

    他不问秦简当年为什么失踪,也不问她这么长时间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他关心的只有一件事。

    “你把你母亲留下来的钥匙交出来,你留着这个也没什么用。”

    他的冷血让秦简感受到彻骨寒意,她不死心的叫道:“爸,你应该让秦以珠把我的两个孩子还给我,他们是你的亲外孙啊。”

    “你怎么能忍心看着他们身陷囹圄,不管不顾呢?”

    听秦简提到两个孩子,秦建国的脸上也没有半点变化,“你把钥匙交出来,其他的,之后再说。”

    秦简痛苦地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已是一片冷漠。

    “要钥匙可以,拿我的两个孩子来换。”

    “孩子死了。”秦建国冷冷的开口。

    “不可能!”秦简不用想都知道他在撒谎。

    她已经见过其中一个孩子了。

    “把钥匙交出来!”秦建国再次道,根本不管秦简相不相信。

    秦简彻底死心,对这个父亲,对她曾经的家庭不抱任何希望。

    “你们到底要做什么?强押着我的孩子不放是为什么?”不过是那么小小的两个孩子,能帮他们做什么事!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秦家。你如果还当你是秦家的一份子,就应该把钥匙拿出来。”从开始到现在,秦建国的神色没有丝毫动容。

    “秦家的一份子?呵,说的倒是好听。你有把我当做亲生女儿对待过吗?”秦简眼底淡漠,将秦家的肮脏全部揭露,“你用我母亲的资产,去养小三,多年前对我不管不顾,对自己外孙更是心狠,你配当丈夫?配当父亲吗?”

    自从洛芳菲死了之后,她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每天都被秦以珠等人使唤过来使唤过去。

    两人的争执很快引起周围人围观,不少人都对着秦建国指指点点。

    “竟然还有这种人,吃软饭,养小三,还欺负自己的亲生女儿!”

    “啧啧,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连外孙都不放过,简直禽兽!”

    秦建国终于变了脸色,眼底一片阴沉,狠狠瞪了秦简一眼后,便气急败坏回到了秦家。

    秦家,大厅。

    “秦简这个死丫头,简直无法无天!”秦建国眉毛倒竖,大气直喘。

    秦简从小到大都很听话,这还是第一次如此忤逆与他。

    周华月端来一杯浓茶,思索了一会后道:“这钥匙会不会不在她身上?也许......也许被那个女人给带进棺材了,她将钥匙看的那么重,死都不放手也并非没有可能。”

    这话一出,秦建国顿时停住脚步。

    “你的意思是......”

    “要不我们开棺看看吧。这么多年,家里都找遍了,只剩下这么个地方。”

    秦建国目光深深落在她身上,半响,他微微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