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蜇文学网

小说网站哪个好 穿越为废皇子赵煦凤儿全文

赵煦凤儿 时间:2022-01-15 01:08:20

小说简介:穿越为废皇子是一本非常有亮点的架空历史小说,赵煦凤儿是本书的男女主角,小说讲述的是植入实验吗?  为什么醒来后,会是这样?  下一秒,一股记忆洪流袭来。  瞬间,一切他都明白了!  他穿越了!  这一世,他也叫赵熙,是大颂...

小说网站哪个好 穿越为废皇子赵煦凤儿全文

第十三章

第13章

  “殿下,这便是燕城最有名的天香楼。”

  一栋临湖的三层轩峻高楼,三人在临街的一间房内坐下。

  不多时,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抱着琵琶进了房间,弹唱助兴。

  酒上来,三人推杯换盏,不时向赵煦敬酒。

  闲聊些风月事外,三人还向赵煦说了些燕郡的趣事。

  三杯酒下来,赵煦和三人渐渐熟了,偶尔也会主动挑些话头。

  氛围正浓烈。

  这时,一阵叫骂声响起,接着传来女子凄厉尖叫。

  四人扭头看向门外。

  就见回廊对面,一个青衣公子从房内出来,拽着一个女子抵在围栏上。

  “张让!他什么时候回来的?”董安三人见到青衣公子纷纷色变。

  杨贺说道:“殿下,他是张谦的长子张让,一向在燕郡无法无天,前些日子随他的叔父去了范阳郡,看来是回来了。”

  他说话的间隙,张让抱起女子就要扔下去了。

  赵煦来自现代,又是燕王,怎能看有人当着自己面杀人。

  否则传出去,他燕王府岂不是要沦为笑柄,让百姓嗤笑。

  站起身,他喝道:“住手!”

  听见有人出声,张让回过头来。

  先是看了眼赵煦,目光又看向董安三人。

  杨贺这时往前一步,喝道,“张让,你面前的乃是燕王殿下。”

  “燕王?”张让假装惊讶。

  上下打量了下赵煦,他不情不愿地浅浅躬了一身,“张让见过殿下。”

  用脚踢了下地上瑟瑟发抖的女子,他道:“殿下,在下刚刚已经用银子从鸨母哪儿把她买下来了,按大颂律制,奴婢的生死予夺具由主人做主,殿下不必管吧。”

  “胡说。”女子闻言抬起头来,“燕王殿下救命,只因小女子唱曲时听见……”

  “贱奴!”女子的话未尚未说完,张让的表情陡然扭曲,狠狠一脚踢在女子腹部。

  女子惨叫一声,身体不由卷缩起来,痛的说不出话。

  这时,一个妇人听见动静上了三楼,正是鸨母。

  张让厉声道:“鸨母,你说,本公子是不是把她买下了。”

  鸨母见了张让,吓得大气不敢喘,只是冲着张让点了点头。

  赵煦皱了皱眉头,这张让面皮白净,看起来斯斯文文,却浑身有一种暴戾之气。

  定是自小横行霸道惯了,居然如此残忍。

  “既然如此,现在就把契约拿出来。”赵煦淡淡道。

  “这……”

  张让语滞,脸涨的通红。

  在燕郡,张家便是天,何曾有人敢这样为难他。

  正如他父亲说了,这个燕王果然碍眼。

  不能留着!

  不过,想到赵煦今晚就是一具死尸,他心情突然舒服起来。

  瞥了眼脚下的女子,他的心一凌。

  他和客人饮酒时漏了嘴,把一件辛密事说了出来,被女子听见。

  所以他不顾燕王在侧,也要杀了女子,免得横生枝节。

  想到这,他的心一横。

  今日,即便赵煦在前,他也要杀了此女子。

  突然捂住女子的嘴。

  张让不给赵煦反应的时间,猛地将女子扔了下去。

  “砰。”的一声,女子重重砸在天香楼的青石地面上。

  流出的鲜血逐渐染红了她绿色的衣裳。

  “大胆狂徒!”徐烈带着十二个侍卫随行保护赵煦。

  张让此举如同在打燕王府的脸。

  无故杀人,更是让他心中怒极。

  赵煦冷笑连连,望着犹自一副无所谓样子的张让,他喝道:“徐烈,将此狂徒给我拿下。”

  “是,殿下。”徐烈上前,一把扭住张让的胳膊。

  张让随行的家丁见状,纷纷抽出腰间的佩刀。

  “噌。”赵煦身边的侍卫也抽出了佩刀。

  董安吓的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

  他先是说道,“张让,你是想造反吗?”

  接着他又劝赵煦,“殿下,一个歌姬而已,何须动怒。”

  这时,张让示意身边的家丁退下,笑道:“既然殿下要抓在下,在下便随殿下走一遭便是。”

  对他来说,反正赵煦今晚就成了死人,顶多在牢里关上一夜即可。

  现在直接冲突,反倒不利于他。

  赵煦身边的侍卫看起来个个都是高手。

  他的家丁不一定是对手。

  “带走!”

  张让有恃无恐的样子让赵煦更是恼怒。

  他不会让张家在燕郡继续作威作福下去。

  出了这事,酒宴自是没意思了。

  一行人下了楼。

  赵煦上前察看女子的情况。

  手指在鼻尖一探,已没了生息。

  微微一叹,他起身离去,围观的歌姬和客人慌乱让路。

  一个歌姬似是被人撞到,踉跄歪向赵煦,碰了他一下,又脚步匆匆离去。

  赵煦皱了皱眉头,望了眼离去的歌姬。

  收回目光,他忽然瞥见腰带里掖着一张纸条。

  不动声色。

  他在侍卫的保护下向王府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