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蜇文学网

重生七零:恶毒女配她只想种田小说(程西西顾临江)章节阅读by八月

程西西顾临江 时间:2022-01-15 01:31:30

小说简介:《重生七零:恶毒女配她只想种田》讲述的是男主程西西顾临江的奇遇。程西西感觉身上像是压了千斤重。她吓得睁开双眼,竟然看到了一个陌生男人。男人身上很烫,手臂上的肌肉如铁般坚实,程西西摸了下,惊恐的呀了一声。看着男人...

重生七零:恶毒女配她只想种田小说(程西西顾临江)章节阅读by八月

第八章 你干什么呢?!

刘红劈头盖脸的拉住了她。

程西西个子娇娇小小,力气又不大,哪里承受得住她这么一拉?

她重心不稳,差点直接摔倒在地上,连带着看刘红的眼神都有些不善了:“你干什么呢?”

刘红冷冷一笑,故意扯起嗓子说给别人听:“大家都拔完草了,就只有你连上午的地都没拔完,现在你居然还敢偷懒,偷偷跑出去玩?你以为这里是你家,大家都是你爸妈啊,都要惯着你!”

程西西皱了皱眉头,实在觉得这女人嘴臭死了。

她举起两只缠满着白色绷带的手,干净的眸子里闪烁着委屈:“我只是手疼得实在受不了了,找王医生给我包扎了一下而已,我没有偷懒!”

她委委屈屈,像是个被冤枉了的孩子一样。

周围有几个村民还有知青围观,一听她这软糯的声音,周围的男娃子就坐不住了。

他们立刻吆喝了起来:“程知青一看就是个细皮嫩肉的,手上受了伤,去包扎一下,很正常嘛,你何必扭着人家不放呢?”

刘红面上有点挂不住,却仍然恶狠狠的盯着她:“咱们都是一个队的,也是同一批的知青,你要是出点什么事情,会连累我们整个队的。你干不完活儿,到时候上头给我们的工分也少,你是不是要拖累我们整个生产队的人?”

这话一出,周围帮着程西西说话的声音就少了起来。

毕竟工分是事关一家生计的事情,大家都不想被这个女人拖累。

有个爱搬弄是非的张婶子,见状立刻大声笑起来:“要是再早两年,像这种挑三拣四,投机躲懒的娇娇小姐,早就被人直接绑了剃头,拖到广场上就批斗了!”

王英也在人群里面,闻言不由的咬牙切齿:“那可不吗?一天打扮的跟个狐狸精似的,又浪又sao,一天就知道勾引男人,早两年就该挂上破鞋,绑了她那双爪子,拖到镇上去游街!”

两人一唱一和,声音很大,直接落到了刘红的耳朵里。

她不由得更加得意,笑意更甚。

程西西咬了咬牙,一张月牙般的小脸苍白无比。

她朝前走了两步,眺望者田地里的情况,眼前忽然一亮。

“刘红同志,我明明是干完了活才去包扎的,没有多懒,你为什么非要拉着我不放?”

刘红先是愣了一下,简直觉得这个女人失心疯了:“你说什么,你能把活都干完了?”

她满脸的鄙夷,显然是不相信。

就程西西这鸡啄米的速度,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就把所有的草拔完吗?人队长都多给她分配一块地了,她上午那块地都还没搞平整呢,咋可能全干完?

想到这一点,刘红又是一阵鄙夷:“偷懒也就算了,撒谎可是大事,你确定要继续撒下去?”

程西西耸了耸肩膀:“你要是不信,就自己去看呗!”

她负责的那片田,就在两个人身后的不远处。

刘红冷笑了一声,刚刚转过去,她就张大了嘴巴,下巴差点都直接脱臼了。

“咋可能……”这么一位娇娇小姐,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把两块田的所有杂草都拔得精光?

用屁股想也知道不可能嘛!

可是,程西西分配的那两块地确实就近在眼前,走两步就能看见,田地里菜苗长的水汪汪嫩生生的,周围那些烦人的杂草,早被拔得一干二净,整整齐齐地码放在水渠旁边。

刘红瞬间觉得脸上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一样的火辣。

她恶狠狠地转过去,一把抓住了程西西的衣领:“你咋可能干的这么快?是不是找人帮你干的?”

反正没被这个女人当场抓住,程西西自然是不会承认。

她微微一笑,露出一排洁白整齐如珍珠的小牙,毫不畏惧:“怎么?还真有人主动帮我把所有的活都干完了吗?你问问这些婶子伯伯,他们中有没有人那么蠢的?”

那些看热闹的人,面面相觑,自然是谁都不会去帮程西西。

笑话,肚子里连二两油水都没有,谁还有那力气帮别人干活?

村子里,男人的肚皮都是干瘪下去的,女人的肚皮却高高隆起——不是在生娃,就是被各种生娃带来的疾病困扰着,肚皮总归是下不去。

营养不良,蛋白质匮乏,导致他们都常年水肿。

刘红看了一眼周围的人,却仍然纠缠不清:“那就是你给他们拿钱了,你请他们帮你干活!”

程西西笑了一下,似乎是在嘲笑她的无知:“你刚才应该也在跟他们一起种菜苗吧,你觉得谁有那多余时间不管自家的地,就为了挣我手上这点钱的?”

不管怎么说,她活是干完了,也没让人抓到把柄。

就算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活是怎么没的,刘红也不能再指责她些什么。

“你给我等着。”憋了许久,刘红只憋出了这么一句狠话。

程西西不由得噗嗤一笑。

她笑起来的时候很娇俏,哪怕是充满了嘲讽的笑,也一点都不会让人觉得刻薄,反而眼睛弯弯的像月牙一样,两只眼睛还毛茸茸的,睫毛很密很浓,再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小牙,怎么看也不会让人觉得她有什么坏心思。

只有刘红知道,这小狐狸精就是长了一张狐媚脸,就是来勾引男人的!

人群中。

见她安然无恙,顾临江觉得心里一块石头落下来了,就直接离开了原地。

这边,程西西回宿舍里面,拿了好些糖和饼干,想了想,又添上了一把核桃酥,打算好好谢谢这位帮助自己的朋友。

乡下物质匮乏,有钱也没处花,还不如多拿点吃的,老少咸宜,没有谁能拒绝。

哪晓得抱着东西问了一圈,也没有人承认是谁帮她拔了草的。

程西西略带失望地回到了宿舍。

得了,东西也没送出去,完璧归赵。

不过,清点了一下东西,程西西心里也有了别的打算。

翌日,农闲时节,能做的活不多。

正好公社要到镇上去采买点东西,丁帆年一早就把手扶拖拉机开到了村支书门口,确定好了生产队所需要的东西之后,他就准备到村口停好了。

很多村民和知青,也会搭拖拉机进城。

程西西拿好东西,又写好了一个购物清单,正想出去,却又被刘红给拦住了。

“诶,你干什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