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蜇文学网

重返1984方凯第3章 方凯马文龙苏琳出场全篇章免费阅读

方凯马文龙苏琳 时间:2022-01-15 02:13:55

小说简介:方凯马文龙苏琳是著名作秋意浓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下面看精彩试读!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以前他经常跟传达室的老张头下棋,对这里很熟悉。可是......东胜厂已经倒闭好多年了...

重返1984方凯第3章 方凯马文龙苏琳出场全篇章免费阅读

第8章

消息最终还是传了出来。

厂子里的所有人都明白这件事情的重要性。

本来还有人想着能够通过这样的一件案子将马学良和马文龙一网打尽,现在看来已经无望。

没有办法,谁让马学良能够说得上话呢?

倒是没人想到卢勇乡成了背黑锅的人。

在事情发生后,所有人的眼光都放在了方凯的身上。

巧不巧?方凯刚刚到了仓库就出了这么大的事。

如果不是方凯当晚和卢勇乡临时调岗,说不定这个黑锅就压到方凯的身上了。

检察院的速度也很快。

根据马文龙等人的供述和卢勇乡的供述,没用多久就给卢勇乡定了罪。

马文龙则因为是“胁从犯”的缘故,被释放了。

副厂长的办公室里,马学良看着眼前几乎是瘦了一圈的儿子,有些心疼。

“那天晚上的事情,你自作主张?”

马学良看着马文龙问了一句。

马文龙叹口气:

“我也不知道警察怎么会在那里。平日里我们这么做完全没事,可那晚奇怪的很!”

“你也不要在懊悔了,出了这么大的事,如果我继续保着你,说不定会有一些不好的事情。”

马学良从桌上拿出一份文件,皱着眉头。

“从现在开始,你就不是保卫科的科长了。我已经和组织的同志谈过了,让你去仓库看守,保留科长的待遇,算是将功补过。”

马文龙立刻急了眼,刚想要申辩几句,马学良急忙伸出手。

“最近也确实在严打,低调一些,生意就暂时不要做了。”

“那也行,但我提前说一句,方凯那小子可在我眼皮子底下呢,如果他要是不小心磕坏了脑子什么的......”

“方凯已经不在仓库了!”

马学良说起方凯就头痛。本来好端端的前景忽然间急转直下,貌似都和方凯有关系。

“上面来人说话了,方凯上次的事情本来就不清楚,把他下放到仓库有些过重。他又是唯一一个懂技术的,总要拿出来撑些脸面。”

马文龙更加着急:“您就让我去仓库?我可是您儿子呀!”

“你懂个屁!”

马学良知道自己的儿子从小娇生惯养没受过气,现在也是时候让他长大一些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段时间你就好好守着仓库,等我给你消息再送货!”

本来方凯还在头疼自己和马文龙一起守着仓库的事情,可是没想到轻工业局的负责人们看中了自己。

果然呀,在这个年代,是金子总是会发光的!

回到设备科的方凯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技术能力。

这个时候的自己刚刚毕业没有多久,新思想新技术,加上自己的专业素养。

不到两天的时间,一些有小毛病的设备被方凯治的服服帖帖。

而另外一些缺乏关键零件的设备,只能等待不久后的采购了。

“我说方凯,你这可算是回来了。”

一边的小刘看见方凯回来,兴奋地端茶倒水。

“要我说呀,你才算是厂子里的中流砥柱!那些老家伙一个个都不懂设备咋搞,你回来之后马上玩转!”

小刘本名刘强,天生热情,一副笑嘻嘻的样子。

“你可别这么说,我和那些真正的专家相比,差远了。”

方凯打开一份设备的说明书,细细地研读起来。

“怎么不能比呀?咱们厂有了你的技术能力,加上这么些年熟练的工人,一定能做大做强!”

小刘满脸兴奋,方凯则是平静非凡。

虽然东胜厂生产特种陶瓷提供给重工业企业使用。

但是在未来,这种专门生产特种陶瓷的厂子难逃破产的困境。

自己既然回来了,又把握了以后的发展脉络,要不要提前布局呢?

想了想,方凯又摇摇头。

现在的自己还只是一个陶瓷厂的技术员而已,说什么提前布局?

除非是自己在这个厂子里能够说了算!

苏琳回到家里,轻手轻脚地关了门。

刚刚解开自己的围巾还没放下,就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

“你还知道回来呀?”

苏琳叹口气,自己的继母又开始作妖了。

苏琳童年丧母,父亲在媒人的撮合下再婚娶了继母。

刚一开始继母还能够维持表面平静,但随着时间推移,本性终究还是暴露了出来。

尤其是她带来的那个哥哥结婚之后!

“妈......”

苏琳刚刚叫了一声,继母立刻就说道:“上次的油饼好吃吗?”

“挺好吃的呀,我还给播音室的小姐妹分了一块呢,他们都夸您手艺好!”

苏琳本着哄老人的原则刚刚说完,继母就冷冷地说道:

“真的吗?”

“那为什么,有人看见你那天专门去了厂里的食堂买饭呀?你不是带了油饼吗?”

自己的谎言被戳破,苏琳的脸色立刻就红了。继母则是阴阳怪气地说道:

“女儿大了,心里有人了!”

苏琳微微皱眉,没有理睬,径直来到屋内。只见父亲还有嫂子都坐在这里,满脸凝重。

苏琳的哥哥当兵去了,虽然继母带来的哥哥对自己不错,为人也正直。

可是继母和嫂子......真的很难说。

“我问你,你是不是去找过方凯?”

嫂子最先发难。

苏琳愣住了。自己从播音室出来之后特地选了人少的路线,这件事情别人怎么知道的?

“是,还是不是?”

嫂子的眼睛直勾勾地在苏琳身上扫视,像是在审问犯人。

“我已经长大了,我找谁是我自己的事情吧。”

苏琳有些赌气一般嘟囔了一句,嫂子立刻就炸了锅:

“你还有脸说?”

“爸爸因为这件事已经被马学良给敲打了好多遍了!”

“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好好的马少爷不要,非要去找那个什么方凯!”

嫂子也是在工厂里工作的,对于厂子里的事情知根知底:

“那个方凯除了读过书还能干什么呀?”

“要钱没钱,要权没权!”

“我就是和他说几句话又怎么了?”

苏琳红了眼睛,忽然间想到......

嫂子的意思是,难道要自己当初接受马文龙的调戏甚至是......

苏琳不敢想下去了。

“你总要为了这个家想想吧?”

“你哥哥对你那么好,眼看就要复员了。”

“你要是不搭上马文龙,你哥哥回来之后怎么进厂子呀?”

嫂子一边唠叨一边帮助脸色难看的苏长河捶背:

“东胜厂好歹也是国有工厂,进了厂子就是铁饭碗啦!”

苏琳明白了,嫂子还是想着她自己。

苏长河一言不发,只是脸色难看地看着苏琳。

继母跟着说道:“从现在开始,马上和那个方凯断了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