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蜇文学网

《拿了恶毒女配剧本》小说顾圆沈墨完本阅读

顾圆沈墨 时间:2022-01-15 03:13:19

小说简介:欢迎将拿了恶毒女配剧本小说加入收藏,作者:云末分类:穿越 ,顾圆沈墨爽文连载中,。  顾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个丢人现眼的东西,我若是你,早撞墙自尽了  听着耳边的嘈杂的声声音,顾圆懵了好一会儿,才逐渐清醒过来,看着周围全...

《拿了恶毒女配剧本》小说顾圆沈墨完本阅读

第十章

第10章 八字不合吧

  “喔——”

  好巧不巧的,她正一屁股坐在一只大公鸡上,差点将公鸡压断了气。

  急忙从鸡身上把屁股挪开,就见摔在一旁的人,无比的熟悉。

  卧艹,宋蔷薇!

  顾圆心头一万个草泥马奔腾而过。

  此时宋蔷薇正坐在地上,屁股被摔的火辣辣的疼,被撞到的胸口也疼。

  “宋姐姐,你没事吧。”和宋蔷薇一起来的江梅花惊呼一声连忙去扯坐在地上的宋蔷薇。

  宋蔷薇刚好一屁股撞到台阶上,尾骨被磕到了,一时起不来,被江梅花硬扯起来,疼的脸色都变了。

  “顾圆,你是不是故意的!”江梅花一看居然是顾圆撞的,气的指着她就骂,“你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我怎么就不要脸了?我自己还摔着了呢!”顾圆看了看被自己压的快断气的公鸡十分无语。

  她没摔坏,她的鸡差点被压死。

  怎么哪里都能遇上宋蔷薇,她跟宋蔷薇大概是八字不合吧。

  “你就是故意撞的宋姐姐,你道歉!”江梅花转头扶着宋蔷薇,“宋姐姐你摔到哪里了,你看你疼的脸色都变了,让道歉实在不行就出医药费。”

  “我……”宋蔷薇看着从门里出来的江鸿文,强忍着疼拉开了江梅花的手,她摔的地方难以启齿,非得让她说出来。

  这个江梅花真是没眼色,要不是她是江鸿文的表妹,她才不会跟脑子这么蠢的人做朋友。

  “宋姑娘,你没事吧。”江鸿文关心道。

  宋蔷薇想到刚才自己那么狼狈的一面被江鸿文看到了有些尴尬的抿唇,“没事,我相信顾圆不是故意的。”

  看见江鸿文冷冷看过来的眼神,顾圆毫不客气的瞪了回去,“我当然不是故意的,谁知道门口有人,当我还有透视眼不成?”

  还想让她道歉?做梦!

  “顾圆,你还要不要脸,都退婚了还来纠缠江大哥,十里八村我就没见过你这么没皮没脸的姑娘。”旁边的江梅花见她手里还提着鸡,耻笑道:“又提着东西来啊,可惜了我表哥他根本看不上你,他喜欢的是宋姐姐这样的姑娘。”

  “梅花,别胡说。”宋蔷薇脸红了下,扯了扯江梅花的袖子,随即看着江鸿文的眼神暗淡了几分。

  她知道江鸿文对她有意,但和前未婚妻还时不时牵扯不清的男人,她还要不要选择。

  顾圆看了看绑着脚挣扎的鸡,哦豁,她这是又被误会倒贴了。

  她还是解释清楚比较好,要不然明天村子里又要流传她被退婚后还贼心不死继续纠缠江鸿文的传言了。

  关键是要被沈家听到会怎么想。

  “你当你表哥是香饽饽呢,有毛病吧,我是来讨债的!这鸡是抵债的。”顾圆将地上那只被她压的半死不活的鸡提了起来,打算回家,不和这些人纠缠。

  “抵债?江家能有什么债,是你倒贴我堂哥被赶出来随便找的借口吧?不要脸!”江梅花鼻孔朝天十分不屑,他们江家是读书人家,能看上顾圆这种女人才怪。

  “呵,江鸿文吃了我那么多东西,我可不得上门来讨债吗,要不然你以为江家这么穷,哪来的钱供你堂哥读书。”顾圆毫不客气的揭江鸿文的脸皮。

  反正她说的是事实,她拿到江家的东西,大多还是进了江鸿文的肚子。原书女配顾圆上辈子就是因为拿捏住这一点,才没被休弃,因此也更加让婆婆吕氏恨的咬牙切齿。

  “胡说,是你一个姑娘家仗着婚约厚着脸皮上门,我才不得已让你留下。”吕氏怕污了儿子名声,气呼呼的解释。

  顾圆没理她,对于吕氏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的作态,她见识的一清二楚。

  江鸿文果然面色很羞愤,那些东西他不想要的,可惜他娘总是收。

  “江大哥,她说的是真的吗?”宋蔷薇看向江鸿文,她自然清楚顾圆说的是真的,可是她更想看看江鸿文的态度。

  “是真的。”江鸿文心底隐隐跳跃的心思,让他此刻只觉得无言面对宋姑娘。

  “没关系,我知道以前那些东西是顾圆仗着婚约硬塞给你的。”宋蔷薇一副我理解的表情。

  “对,就是顾圆死皮赖脸倒贴。”江梅花在一旁点头,这种性子恶劣的女人怎么能跟宋姐姐相比。

  “多谢宋姑娘相信我。”江鸿文松了一口气。

  “说完了吧,我该回家了,啧啧,今天吃鸡。”顾圆提着鸡打算赶紧回家放血,要不然鸡死了就不好吃了。

  “顾姑娘,我和你无冤无仇的,希望你以后不要在记恨于我。”宋蔷薇看着顾圆粗鲁的提着鸡,眉头紧锁。

  顾圆居然来江家讨要东西,这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我一天哪来的闲工夫找你麻烦,放心吧,我也不会再来纠缠你的江大哥,水仙花配水仙花,你们朵水仙花真是绝配啊!”顾圆看着宋蔷薇和江鸿文,笑眯眯的道:“祝你们天长地久,百年好合。”

  说罢也不管这些人是什么脸色,她提着鸡哼着欢快往家走。

  这么大功夫,她早就饿了。

  回到顾家就跑进灶屋给快压死的那只鸡放血,其余的先养起来。

  好在鸡还有一口气在,血放干净后她才开始烧水褪毛。

  “鸡哪来的?”

  顾永安心里暗骂顾圆又不见人,正打算来灶屋看看有啥吃的,就见她蹲在地上褪毛,差点吓了一跳。

  “去江家要的,喏,二两银子也要回来了,给你!”顾圆头也不抬,将银子递给顾永安。

  顾永安拿着银子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好半天顾圆都把鸡收拾干净了,才吞吞吐吐的出声,“你……没事吧。”

  去江家把银子要回来?难不成他这个妹妹被鬼上身了?

  “我能有什么事,我好着呢。”顾圆见他杵在厨房不动弹,嫌他碍眼,“你要是闲的没事干就去搭个鸡圈,把剩下的三只鸡养起来,留着给爹娘补身子。”

  想了想又解释了一句,“我拿到江家的东西都用鸡抵了债,我和江家两清了。”

  顾永安被顾圆推出灶屋,看着院子里被绑着脚挣扎的一只公鸡和两只母鸡,还是有些回不过神来。

  他莫不是……在做梦吧。

  顾圆可不管他有多吃惊,将鸡一分为二,打算一半红烧一半清炖。

  将一半鸡炖在砂锅里后,剩下的一半切成块控水。

  往门外看了看,见顾永安正在忙活,飞快地闪进空间扯了一把葱姜蒜,又舀了一瓢灵泉水出来加进了砂锅里。

  把鸡块用葱姜蒜腌制起来,她翻了翻从厨房里找到两颗土豆,打算做个红烧鸡块炖土豆。

  加了灵泉水的鸡肉煮沸后,香味从厨房里蔓延出去,香的人口水都要吸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