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蜇文学网

《替嫁新娘:偏执大佬宠不腻》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替嫁新娘:偏执大佬宠不腻》最新章节目录

乔溪荣景琛 时间:2022-01-15 03:17:09

小说简介:由小说作者思我在野为大家带来的《替嫁新娘:偏执大佬宠不腻》是近期非常受欢迎的一本玄幻小说,替嫁新娘:偏执大佬宠不腻乔溪荣景琛是书中的主角,此书主要讲述的是哑巴新娘顾佳盈嫁给荣家的小瞎子荣景琛,等哪天小哑巴回来了...

《替嫁新娘:偏执大佬宠不腻》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替嫁新娘:偏执大佬宠不腻》最新章节目录

第14章

荣景琛出了病房就去了主治医生的办公室,他在岐南医院有长期独留的VIP病房,这医院里有他的股份。

当年林家出事,所有人都在唱衰,荣景琛是看在和林骁远的私人关系悄悄投的钱,没想到林家最后绝地求生,砍掉其他尾大不掉的产业,独留下了岐南医院,林老医生凭借着出色的医术让医院起死回生。

他身体的各项数据医院都保存着,这些年他时不时的过来检查身体,专门负责他的医生对他的状况了如执掌。

“我刚刚吃了芒果蛋糕。”荣景琛敲了敲医院科室的门,站在门口歉意的冲医生道:“麻烦您帮我开点药。”

“我不是叮嘱过你不能吃这东西吗?”许老医生头发花白,听了荣景琛的话,感觉头发又白了几根,过来扶着荣景琛过去了,皱眉问,“吃了多少?”

“不多,一点点。”

“得亏你吃的不多,再多吃一口,我看我也不用治了。”

“下次注意。”荣景琛抿了抿唇,甜腻的味道依然留在唇齿间,他弯了弯唇,“麻烦您了。”

态度友好的让人连火都发不出来,许老医生稀奇的撇了他一眼,“最近心情好像不错?”

“还行。”荣景琛敷衍的答了一句。

“以前我在你脸上看到笑容的次数少的可怜。”许老医生道:“心情好对身体也是一剂良药,景琛,老林最近联系了一个国外的眼科专家,你的眼睛还有希望的。”

“嗯。”荣景琛点点头,“但愿如此。”

他这态度和之前大相庭径,倒真的让许医生稀奇了起来。

从前的荣景琛不是这样的,他永远关心进度却永远不报任何的期待,可今天,他却不一样了。

许医生可以说是老怀甚慰,连带着跟荣景琛说话都变的激动了。

这一折腾花了接近三个小时的时间,荣景琛对芒果严重过敏,吃多了甚至可能引起休克,不得不引起重视。

午后的阳光暖洋洋的,乔溪睡了一觉醒来依旧没瞧见荣景琛,想联系一下都毫无办法。

视频吧,荣景琛看不见她,语音吧,荣景琛听不到她讲话。

真是伤脑筋,乔溪坐在床头无聊的揪分叉的头发,病房的门突然被人哐当一声从外面推开了。

荣思宁气冲冲的提着包进了病房,身后跟着看热闹以及守门的郑竞轩。

还在疑惑这女人怎么突然出现,荣思宁抄手就抽了乔溪一耳光。

许是刚刚发过烧脑子还迷糊,乔溪居然没躲开,脸颊生生受了一巴掌,疼的她脑袋嗡嗡的。

“你是不是有什么大病?”乔溪嗓子哑的不成样子,说完觉得今天对骂对她来说实在没有什么优势,可不骂吧她心里又不舒坦,骂吧,她嗓子又不舒坦。

“谁让你给阿琛吃芒果的,他对芒果严重过敏,吃多了会死的。”荣思宁在病房里咆哮,“乔溪,阿琛早晚被你害死。”

这话她怎么接?

乔溪整个人都是楞的,什么什么?她给荣景琛吃芒果?

搞笑,那是她想给的么?还不都是他自己,他明明知道自己对芒果过敏,还要来亲她,真的是......

乔溪脸颊发烫,肯定不是因为被打的。

原本还想爬起来和荣思宁干一仗,现下她居然有了几分心虚。

“他人呢?”乔溪不自在的说:“你们怎么来了?”

“家里的佣人打过电话。”郑竞轩在门口望着她似笑非笑的道:“我们刚从阿琛那边过来,他还在输液。”

那不是他们都知道荣景琛是因为亲了自己才过敏的?

乔溪这下连耳朵根都红了,伸手捂了捂脸,垂死挣扎的道:“我没给他吃芒果,你不信算了。”

是他自己要吃的,是他自己!

“听说你们两个今天打算去宜锦?乔溪,你好大的胆子,这么大的事情居然连说都不跟我们说一声。”荣思宁气急,“我们花了多少心思,我妈给了你那么大笔钱,为的就是让你把这场戏演好。”

“你贸然跟着阿琛去宜锦,顾家一点准备都没有,那里是佳盈从小生活的地方,你一个冒牌货居然还敢往那里跑!”

乔溪没吭声,这事儿她是想的太天真了。

原本她以为自己能够解决好,哪知道感冒的症状没表现出来,计划功亏于溃。

“这不是没去成么。”乔溪讪讪,底气不足的小声道:“荣景琛突然说要去宜锦,我也没能阻止的了他,你们还都不在家。”

“你又不是真哑巴,你不会打电话?”荣思宁咄咄逼人的问。

乔溪被问的说不出话来,这是她首次理亏,心里顿时有些烦躁,“你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找到顾佳盈?难道你们一辈子找不出她来,我就得替她嫁一辈子么?”

“你想的美。”荣思宁嗤笑一声,“乔溪,你哪有这种福气,嫁进荣家这样的豪门。”

“嘁。”乔溪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你们最好快点把她找回来,不然的话,待久了我都忍不住要对荣景琛下手了。”

“你放心,你的身份永远只能见光死。”荣思宁鄙夷的看了她一眼,领着郑竞轩转身走了。

气的乔溪愤愤锤床。

怎么办,她好气,可能是因为今天吵架没吵赢,心口堵的慌。

她靠着床坐了一会儿,李戈又买了粥过来,他是个不多言的人,把吃的放在乔溪面前,只说了一句,“老板交代买的。”

荣景琛不见的这三个多小时,他已经跑了四趟,送了水果、花、平板、粥,怕她无聊怕她觉得医院的味道难闻,怕她口渴,怕她肚子饿。

乔溪偷偷叹了一口气,这男人把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条,很难不让人动心。

但她不能。

她要坚守本心,认清人与人之间的差距。

乔溪冲着李戈笑了笑表示感谢,拆开包装吃了两口,才发现李戈还没走,就直直的站在床边,盯着她。

乔溪:“?”

她露出一个疑惑的眼神。

这么盯着她看干什么?

“老板说让我盯着您吃完。”李戈面无表情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