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蜇文学网

皇太女铁慈下诏选秀最新章节(天下归元) 铁慈慕容翊续篇

铁慈慕容翊 时间:2022-01-15 03:24:20

小说简介:小说主人公是铁慈慕容翊的完结小说叫做《皇太女铁慈下诏选秀》,本小说的作者是天下归元,文中的故事奇遇波澜起伏。铁慈慕容翊小说精彩段落在线:门幽香暗送。  日光下十八颗乌金钉光泽内敛又尊贵,如同它一贯以来的象征意...

皇太女铁慈下诏选秀最新章节(天下归元) 铁慈慕容翊续篇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教训

  “可是……可是……”静妃转头看着已经被扒了大衣裳的王嬷嬷,急红了眼睛,“……母妃就这么几个得力的人,如今都……殿下您看在母妃的面上……”

  铁慈转头看那些停手的护卫,丹霜立即冷声道:“还愣着做什么?”

  护卫们立即三下两下就扒了王嬷嬷的衣裳,只留了最后一件松江绫的里衣。他们本就是铁俨精心选了,跟随在铁慈身边多年的亲卫,向来只听铁慈命令,见铁慈不理会静妃,自然也没什么顾忌。

  王嬷嬷还在嚎哭着求静妃赐死,丹霜呵呵一声道:“老货,你若真觉得羞耻,从此无脸见人,你便自己自尽了呗。尽扯着主子要赐死做什么?你这不是置主子于难堪不义境地?你安的是什么心?”

  王嬷嬷的哭声猛低,抬眼见静妃一脸无措,心知无望,只得跌跌撞撞爬起,被侍卫押着顺着抄手游廊游宫。一路走一路发抖,跪了一地的宫人内侍们头也不敢抬。

  铁慈又走了几步,点出一个穿金戴银打扮得分外不同的,让小虫子去搜她的箱子,小虫子对太女殿下的命令一向执行得彻底,箱子里翻不到,撅起屁股爬床底,最后愣是从那宫女的月事带里搜出静妃的名贵首饰。

  丹霜一脸冷漠。这位娘娘的宫里,就和筛子一样。再不整顿一下,迟早牵累殿下。

  可恨静妃耳根子软还刚愎自用,陛下和殿下当初为她精心选了身边伺候的奴婢,个个忠厚可靠,她却都不用,反倒悄悄抬举这些不知上下的货色!

  那偷首饰的宫女叫翠环,不知是被静妃惯坏了,还是天生胆大泼辣,小虫子将那些首饰砸了她一脸,她愣了一下,便大呼冤枉,“殿下,这都是娘娘赐的!翠环忠心为主,怎敢做这下作事儿!”

  铁慈垂眼看了看那些首饰,脚尖拨了拨其中一只白玉珠儿,那珠子拇指大,里头嵌了一块活动的金丝琥珀,折射着温润的金光,十分别致精美。珠子用细细的金链栓着,看式样便知道是上贡的外洋饰品。

  “这也是娘娘赐给你的?”

  “是!”翠环眼底露出喜色,答得理直气壮。

  铁慈笑一声,转眼看静妃。

  “母妃,这是你三十岁生辰时,孤令人送来的生辰礼。是外洋的一个叫里黎加的小国的国礼,你确定你将它赐给宫人了?”

  静妃原本迎着翠环哀求的目光,神情有点犹豫,听见这一句,急忙摇头:“不不不,殿下您的贺礼,我怎么会赐给下人……”

  翠环脸色大变,哀声道:“娘娘,这个真的是您赐给奴婢的啊!”

  静妃手松,在她身边的得脸宫人常有赏赐,翠环这些名贵首饰,一部分是偷偷拿的,还有一部分确实是静妃赏的,所以她才敢喊冤。

  此刻听静妃否认,她一脸愕然。

  周围宫女内侍也微微变色。

  大家也多有得了赏赐,却没想到这位主子这么经不住事,竟不是个能靠得住的主子。

  铁慈抬抬下巴,便有人将翠环也拖了出去。等人出去了,铁慈又看看那珠子,才恍然道:“哎呀,看错了!这个不是孤送给娘娘的寿礼啊!”

  静妃瞠目结舌。

  小虫子一脸崇拜看铁慈,殿下永远都是对的,如果殿下错了,请参看第一条。

  丹霜眼底露出笑意。

  如果说前两个是殿下为静妃整顿宫务清理不安分的身边人,那这一次,就是殿下要让点芳殿的宫人们,明白静妃是个什么样的主子了。

  这种立不住也靠不住的主子,就少来勾引挑唆了,否则出了事,也不要指望她能护住谁。

  一连发落了好几个,还都是静妃面前最得脸的,满宫宫人连呼吸都屏住了。

  铁慈停步在一个跪在角落的老妇人面前。

  “孤记得,你是母妃的奶娘秦氏。”

  老妇人深深磕头,口称殿下。

  铁慈看她姿态端正,神情从容,点点头,心里叹了口气。

  有种人不辨贤愚,总把鱼目当珍珠,珍珠当石砾。

  这位秦氏奶娘,当初她特意找来放在静妃身边,是静妃那个破落家族里唯一跟随她从小到大的仆人,忠心耿耿自不必说。

  只可惜性情耿介忠直,换句话说就是情商低了一点。不仅不会邀宠卖好,还往往教导静妃管束下人严厉,时日久了,静妃嫌烦,宫人私下攻击,渐渐便被排挤到了边缘,如今在这点芳殿,也就管个厨房柴火。

  “你是娘娘家里的老人,自家也没人了,本该就在娘娘身边伺候一辈子。”铁慈道,“今日便回娘娘身边去吧,好生提点着娘娘。”

  秦氏不卑不亢,磕头领命。

  铁慈又点了几个被黜落的宫人回来伺候,便挥挥手,宫人们如蒙大赦散了,一个个轻抬步屏气息,点芳殿从未这般肃穆过。

  静妃直挺挺站在原地,一张脸白得和纸糊一样。

  铁慈看她一眼,没打算打一棍子再给颗枣儿,也没指望这么一招就能打醒她,直接转身。

  静妃忽然扑了过来,拽住了她的衣角。

  铁慈立即转头去扶她,毕竟这当娘的半跪着的姿势给人看见,她又要被朝堂上那群老夫子教训。

  静妃却挥开了她搀扶的手,盯着她哀声道:“殿下,您是不是对娘有什么不满?”

  “没有。”铁慈看一眼自己被挥开的手,干脆一把将她拎起来,在地上端正放好,退开三步,才温和地道,“您是生下孤的人,孤只有崇敬爱戴您的份。”

  “娘是不是哪里做错了?”静妃盯着她,眼里渐渐朦胧了一层水汽,“殿下是不是生气了?”

  铁慈摇头,温和地道:“娘娘想多了。今日之事,确实是孤僭越了。只是孤怕娘娘面慈心软,便宜了这起子小人。娘娘如今也算看清楚了这些人的面目,日后便好生用着秦嬷嬷等人也便是了。”

  静妃看了秦嬷嬷一眼,微微皱眉,脸色一肃,道:“既然娘没有做错,殿下为何要这般……作践您的母妃?”

  丹霜倒吸一口冷气。

  对那些不怀好意的宫人无边宠爱,对亲生女儿倒出言果敢。

  仗着孝道如天是吗?

  铁慈平静地看着静妃,妇人依旧美妙如少女,一双眸子盈了泪,便如夜色中染了露的白山茶。天生的娇弱清丽之美。

  于温室中呵护,于风雨中遮蔽,于严寒酷热中时刻珍重,免于流离磨折才能培育出来的美。

  这样的美人哀凄地盯着她,姿态轻弱,语句却如重锤。

  一锤又一锤。

  “……是因为母妃娘家势弱,不能给你助力是吗?”

  “……是因为母妃无用,不能在宫中为殿下后盾是吗?”

  “……是因为……”

  “够了!”

  蓦然一声低喝,惊破这一刻令人窒息的质问,铁俨大步走来,每幅袍角似乎都携着风。

  静妃已经好久没有见过皇帝,一惊之下便是大喜,下意识理鬓角抚衣服,都没注意到铁俨说了什么。

  她欢喜地迎上去,铁俨却在几步外便停了脚步,脸色铁青,眼神微冷。

  “静妃。皇太女爱护你,但这不是你可以大放厥词的理由。”

  “你真以为自己没错吗?”

  静妃微微张着嘴,一脸愕然凄然地看着他。

  铁俨嘴角微微一压,心头掠过厌烦之意。

  当年是怎么觉得这般神情楚楚可怜的?

  “你既不懂,朕便拨冗说给你听,免得你心生怨望,还真以为慈儿忤逆不孝。”

  “皇太女如果要在太后面前尽孝,尽可以自己去,你身为母亲,代为尽孝是什么事儿?岂不是颠倒纲常?那就不仅坐实了皇太女对太后不孝,还对你不孝!你这是没事找事给她招非议!”

  “你还忘记了皇太女身份!她不是普通皇族,她是储君!是未来的大乾天子!她只需要熟读帝王书,学史学武,学经学义,谋国用兵,政经教民!她不是后宫妇人,不需要那些邀宠手段,那些手段使出来,只会折了她的尊严!你身为她的母妃,不思为她巩固权位,还要用这些伎俩侮辱她,要说作践,你才是!”

  “不是朕瞧不上你,凭你自己还做不出这等恶心事。八成是你身边,也不知道漏进了什么货色,教唆了你。慈儿好心帮你肃清,你还说这些混账话来伤她!”

  “给朕滚回去。从今天开始继续禁足,好生闭门思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