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蜇文学网

《团宠娇妻:三爷,你又吃软饭了》小说章节目录在线试读 顾知傅御庭小说阅读

顾知傅御庭 时间:2022-01-15 03:56:19

小说简介:顾知傅御庭是著名作者顾知知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部小说可以说既有情节又有风格,非常优秀!下面看精彩试读!带打成的蝴蝶结,她就像是个礼物被送过来。今天是顾家跟傅家联姻的大好日子。也是顾知代替姐姐顾云嫁给傅家大...

《团宠娇妻:三爷,你又吃软饭了》小说章节目录在线试读 顾知傅御庭小说阅读

第2章

第2章她一定是装的

就在顾知以为自己小命不保,可能会被眼前这个男人弄死,却没有预想中那样的疼痛。

缓缓睁开眼,傅御庭一双眸光微眯,眉宇之间怒意消散了许多。

炽热目光紧盯在她脸上:“你刚说什么?”

顾知咽了咽口水:“好看,真的。”

傅御庭鹰隼眼神将顾知上下打量了一个遍,仿佛只要她有半个字撒谎,他就立刻拧断她的脖子。

他这张脸,吓跑了多少千金名媛,那个女人看见他这张脸不是嫌弃鄙夷。

这顾云似乎跟调查的稍微有些不一样。

傅御庭将脸凑得更近了。

“你可知道欺骗我的后果?”

点点头,她知道,毕竟这个男人给她感觉就如暗夜里的帝王,气势太过强大。

 

她可是顾知,一根神针医遍所有疑难杂症的顾知,她不能怂。

谁让她胆子从小就没有,没人能够看得出这娇滴滴小姑娘有什么天大本事。

“大......大叔......?”顾知鼓起勇气开口。

她虽然害怕这个男人,可是这个男人看上去似乎挺厉害。

在傅家她一个人都不认识,要是能够讨好眼前这个男人,她在傅家应该会少受点欺负。

只不过‘大叔’两个字让傅御庭很是不爽。

拧着眉,眼里暗了几分,顾知立马改口:“大?......大哥?”

傅御庭:“......”

“三爷。”

顾知挺着自己小胸脯拍了拍一心想要巴结这位‘三爷’,全然忘记了她刚才还被这位三爷捉弄吓哭,以及她胸口低得不能再低的领子。

信誓旦旦开口:“三爷,我能治好你脸上的烧伤。”

傅御庭:“......”

 

温凉瞳孔里不着任何温度, 大手一把将她拉进怀里,故意用自己那烧伤半张脸凑到她眼前:“亲一下,我信。”

亲!亲一下!

顾知从未交过男朋友,被一个男人的这样靠近已经是极限。

现在居然还要亲他一下。

巴掌大小脸皱得跟老婆婆一样快要哭出来。

清澈如水眼眸很快氤氲一层水雾,泪花花,她不知道这样,更让男人想要欺负。

“骗我的话,下场很惨!”

顾知能够感受着自己牙齿都在打颤,眼一闭,心一横。

两只白嫩嫩小手捧着这张有缺陷的脸,唇瓣就印在那道伤疤之上。

脑子跟抽筋一样,顾知问着:“还疼吗?”

如羽毛的吻在傅御庭心里轻轻扫过,痒痒的让人抓不住,那一句‘还疼吗’让他为之一颤。

从未有人这样问过他。

资料上显得顾云可是爱慕虚荣的女人,居然还会这样的一面?

一定是装的!

大手一把紧扣在她手腕用力,顾知疼的叫出声:“疼。”

这个男人为什么动不动就对她使用暴力!

还被占了便宜。

下一秒,顾知就被无情甩到在了一旁,如皓月手腕已经有了红痕浮现。

她还没有来得及喊一声,就听见男人对外面的人吩咐。

“将她看好。”

“是,爷。”

顾知撇了撇小嘴,眸子里的水雾消退,似有璨若星辰光落在她眼里,好奇的打量了这间屋子。

真大,比她在孤儿院的房间大多了。

她答应了奶奶还有那些可爱小孩子,特别是狗子!

出了孤儿院以后一定要努力治病救人,赚好多钱成为他们的依靠。

不能让狗子看她的笑话!

晚上特别寂静的夜,月凉如水落在她身上,顾知迷迷糊糊的躺在毛茸茸地板上睡着了。

她在孤儿院,还有在顾家的时候都没有睡过这么柔软的床。

只觉得身子轻飘飘的,好似落在了云端,睡着眸子蝶翼如鸦羽覆盖,恬静白皙小脸一副少女不谙世事的模样。

傅御庭眸子微敛,深邃眸光变得幽深。

他倒是没有看出来,长得这么好看的一姑娘,心肠那么狠毒,私生活如此肮脏!

走的时候,被子只盖在了顾知小腹上,两条修长的小腿怕冷自己钻了进去。

傅御庭蹙着眉头,清隽五官上氤氲着怒意。

她冷死不是更好,给大哥赔罪了,他向来杀人如麻,杀伐果断,什么时候会担心一个小姑娘睡地板会着凉!

他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中邪了!

站在门口,眸光从大床上那抹娇小身影收回来时,覆盖上了一层寒冰。

晨光微熹,细碎阳光透过落地窗洒满在整个屋子里,三月初春,带着一丝丝暖意。

顾知还没有睡好,就被人给叫醒了。

“顾小姐,麻烦你醒一醒,这里不是顾家。”

顾知小可怜被人打扰了懒觉,跟着佣人婶婶后面,她换上了一套黑白色相间的女佣服。

“三爷说了,从今天开始,你来傅家就是赎罪的。”

“你可千万不要把自己当成少奶奶了。”

顾知低着头一双手稳稳接住面前的拖把,还有搭在她肩头的抹布。

“从现在开始,你要无条件服从三爷命令,去吧!”

顾知懵懵懂懂被人从眼前这栋小洋房穿过两道长长的走廊,路过水池以及花园,她才发现。

傅家真的好大,大到像是一个庄园,她都要在里面迷路了。

走了好长一段,顾知觉得小腿好酸,撇撇嘴,不情愿走了。

这样一幕落在远处站定在三楼落地窗前男人的眸子里。

心中不禁冷笑。

果然,昨晚上都是她装出来的。

骨子里还是资料上调查那般,娇蛮任性,嚣张跋扈。

傅御庭捏着手中的高脚杯,红酒在玻璃杯里微微荡漾开来,像是浪涌在他眼眸中的情绪。

汹涌且深暗。

顾知被佣人带到他的面前,一头乌黑的青丝被挽在了脑后,带着一顶白色小小女仆帽子,跟她这张稚嫩到青涩的小脸产生别致的美。

一双眸子一瞬不瞬瞪大对视他的眸光,眨眼潋滟间似有波澜荡漾在她眸子里,亮晶晶煞是好看。

这样不怕他的顾知,让傅御庭觉得她更加讨厌!

装就要装到底。

佣人在一旁吩咐着:“顾小姐,你今天的任务就是将这栋小洋房彻彻底底打扫一遍!”

“天黑之前才能吃饭。”

一听天黑之前才能吃饭,顾知那张小脸耷拉得更加皱巴巴了,跟小老太婆。

眸光瞥过眼前这个戴着面具的男人。

顾知想不通,另外半张脸明明那么好看,可是心肠咋那么硬。

难怪狗子跟她说,豪门里的男人,海底针,难捞。

傅御庭冷光生生从她身上落下,一眼,顾知立马就拿着手中拖把开始打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