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蜇文学网

《我要做秦二世》秦王政公子高章节列表免费阅读

秦王政公子高 时间:2022-01-15 04:10:45

小说简介:《我要做秦二世》》全部章节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小编只为原作者独爱红塔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年宫中的这一场大乱。    傍晚时分,蘄年宫下起了雨,仿佛上天也看不过去今日的杀戮,想要以天水洗涤地...

《我要做秦二世》秦王政公子高章节列表免费阅读

第二章

第2章 良药苦口,荒凉的蘄年宫!【求收藏,求推荐】

  加冠大礼结束!

  秦王政配先祖穆公剑,以及秦王印玺与各方呈交出来的兵符。

  与此同时,吕不韦走到大殿中间,对着秦王政肃然一躬,道:“老臣请去“仲父”名号,还政王上!

  闻言,秦王政看了一眼吕不韦,眼底喜色一闪而逝,面色如常,道:“若是孤出事不当,尚请文信侯指点一二!”

  秦王政没有犹豫,也没有给其他人思考的余地,直接点了点头应承了下来。

  这本就是他的权力!

  自此,秦王政当了八年傀儡秦王,终于触摸到了大秦至高无上的权力,生杀予夺,尽握于手中。

  强自忍着心中的愤怒,秦王政看了群臣一眼,随及,道:“赵高,宣示亲政王书——!”

  “诺!”

  点头答应一声,赵高将捧在手中的王书之上的丝线打开,然后徐徐展开,犹如一副书写着功名利禄的画卷。

  在场的谁也不知道,这展开的不只是一次封赏,更是一个帝国锦绣河山的画卷。

  “秦王诏书:文信侯吕不韦加封地百里,仍领开府丞相总摄国政;其余封君、大臣、将军,凡平定嫪毐叛乱有功者,皆着文信侯酌情加地晋爵!”

  “所有参战内侍,皆晋军功爵一级;王绾晋升长史,职掌王城事务;蒙恬晋升咸阳令兼领咸阳将军,职掌国都军政!”

  “王翦晋升前将军,副桓龁总署蓝田大营军务;内侍赵高进少府,职掌王室府库。”

  ……

  “秦王明察!”这一刻,群臣拜服在秦王政脚下,对于他的封赏皆认同。

  只有吕不韦隐晦的皱了皱眉,他能够感觉到,秦王这一手的厉害之处。

  竟然一举平息了因为嫪毐而起的人心不稳,让群臣对于年轻的秦王产生了认同,当真是厉害。

  如此秦王,当真是目光独到,观察力敏锐的惊人。

  一瞬间,吕不韦竟有一种感觉,此王当真是天赐王者。

  只是如今秦王加冠,已经是一头饿狼出笼,就算是文信侯吕不韦,也挡不住这头狼的凶狠。

  大秦的命运,从这一刻起,将会走向一个未知,达到一个极致的璀璨。

  ……

  “蒙恬,率军开路,文武百官连夜回咸阳王城——!”秦王政目光幽深,在骤然之间断然下令。

  “诺!”

  ……

  封赏过后,秦王政马不停蹄离开了蘄年宫,连夜前往咸阳王城,如今的大秦,还有一大摊子事情,等着他处理。

  浩浩荡荡的人马离开,荒凉的蘄年宫再一次人声寂寥。

  ……

  整个蘄年宫,只剩下了一些宫女内侍,留下了太医苏彻,以及太后赵姬,三公子嬴高。

  只可惜,蘄年宫的两位算得上主人的人,一个被囚禁于一萯阳宫,一个人躺在床榻之上。

  ……

  苏彻熬好了药液,将之递给了宫女绿荷,仔细叮嘱,道:“给三公子喂下,过程中,小心一点!”

  “诺!”

  ……

  绿荷走进宫殿,端着药碗,神色紧张,来到了嬴高的床榻之前。

  嬴高与绿荷四目相对,一时间,两个人都有些惊讶,半响没有声音。良久之后,绿荷方才缓缓,道。

  “三公子,你醒了?”

  对于嬴高,绿荷很有好感。这种好感,无关身份,只因为嬴高冲起,救下了大秦的王。

  在这个时候,老秦国人百姓对于秦王的敬畏,可以说是极深。

  在大秦之中,举国上下,秦王如神!

  “嗯!”

  微微颔首,嬴高望着绿荷,竟然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就这样望着,没有说话。

  “三公子,奴婢这就去请苏太医……”绿荷俏脸之上涌上一丝激动,将药碗搁在案头,转身就要离开。

  “嗯!”

  ……

  这个时候,嬴高的狂热激情,已经全数褪去。他清楚,在这个时候,最应该做的便是努力活下去。

  要不然,一切都将成为泡影!

  所以,嬴高并没有阻止绿荷去找苏太医。这个时代医疗并不发达,大秦的太医,几乎代表了这个时代最高的医疗水平。

  为了活下去,嬴高只能信任这些专家!

  ……

  得到绿荷传来的消息,苏彻大吃一惊,连连惊呼苍天庇佑,脚下不停,向着嬴高的寝宫走来。

  “三公子,你可感觉身体有何不适?”苏彻眼中有精光,有欣喜,有不解,更有疑问。

  “我感觉到自己无比虚弱,其他的倒没有什么……”这一刻,为了自己的小命安全,嬴高选择了实话实说。

  “三公子中毒太深,祛毒的过程本就是大伤元气的过程,公子感觉到虚弱,是正常现象!”

  苏彻心头有些喜意,他清楚嬴高的性命算是保住了,他的性命也算保住了。

  “绿荷喂公子服药!”苏彻对着绿荷吩咐一声,然后向嬴高叮嘱,道:“公子元气大伤,要注意休息。”

  “嗯!”

  嬴高望着苏彻,中气不足,道:“有劳苏太医费心了!”

  “这是臣的职责所在,公子不必在意!”苏彻心情大好,离开了嬴高的寝室,打算睡一觉,好好休息一下。

  白天发生了太多事,这让苏彻身心俱疲,嬴高生死未卜,昏迷不醒的时候,他心头紧绷着一根弦。

  如今嬴高醒来,只感觉到虚弱,没有其他不好的症状,这让苏彻心里才算是踏实了。

  ……

  “好苦!”

  感受到口腔中弥漫的苦涩,嬴高眉头大皱,甚至连抬头纹都皱的出现了。

  “公子,只有吃了药,才能早日康复,返回咸阳王城……”绿荷轻轻的劝慰,就像是在哄一个孩子。

  “你叫什么名字?”仍由苦涩充斥口腔,嬴高望着绿荷,道。

  “回公子,奴婢贱名:绿荷。”绿荷如水秋瞳中,有一丝隐晦掠过。

  “绿荷是吧?”

  嬴高沉默了许久,一直到配合着将半碗黑漆漆的药液喝完,方才对着绿荷,道:“这什么药?”

  “绿荷,去端碗水过来,这药太苦了——!”嬴高没有等着绿荷回答,便努了努嘴。

  “诺!”

  点头答应一声,绿荷起身,将长案之上早已经准备好的水端来,小心翼翼的为嬴高一勺一勺的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