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蜇文学网

    当前位置:言情美文

    长生龙婿(主角秦来苏昕灵)的小说在线阅读

    秦来苏昕灵 时间:2022-01-15 04:19:18

    小说简介:长生龙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共享,长生龙婿的作者煮水,最新章节目录解读。长生龙婿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地看了一眼电视,最终还是收回了目光。这位张医生,也一定是谁的爸爸吧可、可是,贝贝的爸爸他,他在哪儿呀贝贝、贝贝好...

    长生龙婿(主角秦来苏昕灵)的小说在线阅读

    第9章

    “换一处吧。”

    秦来摇了摇头。

    总是他,可以天为被地为床,可以坐在树林里入定修炼,却也对这种环境十分抵触。

    这种环境影响气运,也影响生长,尤其是对孩子。

    苏昕灵惊讶的看着秦来:“你、你说什么?换什么?”

    “住处。”

    秦来平静道。

    苏昕灵的眉头,渐渐皱起。

    “秦来,你到底想干什么?”

    她不解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你回来了,想好好过日子了,行,我跟你一起,可你能不能脚踏实地一些,能不能不要这么狂妄自大,说些漫无边际的话?”

    这一刻,她一直压抑在心中的话,再也忍不住了。

    “你与林玉忠,根本就没见到面,对吧?你却说你杀了他,像是你为我们母女出了口气,报了仇。”

    “你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在江海城连个朋友也没有,却还扬言要给贝贝办什么庆生宴。”

    “现在可倒好,你自己有住处吗?你竟然还嫌弃我跟孩子的住处,还说什么换一处,拿什么换?你告诉我,你拿什么换!”

    巷子中,回荡着苏昕灵伤心的哭喊声。

    “妈、妈妈……”

    贝贝被吓得脸色发白,泪珠挂在眼角。

    “对、对不起,贝贝,妈妈不是对你喊,贝贝不怕。”

    苏昕灵轻轻吻着贝贝的额头。

    “我,出去一趟。”

    秦来没有解释。

    他能清晰的感受到,现在他不说话,对于安抚苏昕灵的情绪,才是最大的帮助。

    苏昕灵看着秦来的背影,苦笑着,身子一软,差点跌倒。

    是自己错了吗?

    这样一个男人,看到家住在这种地方,竟然连家都不回,转身就走了。

    为了他,跟家人闹翻,真的值得吗?

    为了他,拒绝了林玉忠,守身如玉这些年,真的值得吗??

    苏昕灵看着怀中的女儿,她希望女儿过得好一些,也希望女儿能够得到父爱。

    但如果她的父亲,就是这样的人,那么苏昕灵宁可不要让女儿再跟这种人接触。

    ……

    离开巷子,秦来拿出了电话。

    活了这么多年,他看得出苏昕灵对于家族亲人的难以割舍,纵然这一家人根本不配与他成为一家人,但他却要补偿苏昕灵这些年的付出。

    所以对于在苏家之中许下的诺言,他仍要兑现。

    至于这居所……

    “师父,您有事吩咐?”

    张儒几乎是秒接,隔着电话都能听出他此刻态度之恭敬,怕是手里拿着电话,就已经在躬身行礼了。

    “生日宴,可安排好了?”

    秦来询问。

    “好了,后天上午,江海大酒店,我已经命人亲自下发请柬了。”

    张儒立刻回应道。

    “为苏家人,专门留一桌。”

    秦来淡淡道。

    张儒一怔,心想着,定然是自己那些聘礼送去之后,立刻奏效了,否则按照他的调查,苏家人与苏昕灵之间,并不和睦,师父此番过去,怕是会闹得不愉快。

    可师父竟然亲自打电话来,要给苏家留一桌,想必就是已经跟苏家冰释前嫌了。

    “师父放心,我这就重新安排。”

    张儒毫不犹豫,答应下来。

    “此外,为师还有些事,想问问你。”这一次,秦来有些犹豫:“哪里能弄到钱?如果我想为她们母女二人换一处居所,需要很多吗?”

    张儒一愣:“师父,您需要房子?我在海边有一套别墅,是江海城风景最好的地方,一年也住不上几天,不如就送给师母与小公主,作为小公主的生日礼物,师父您看……可行?”

    浩瀚星海。

    这是江海城之中,价格最高,风景最好,环境最优,服务最周到,也是最安全的别墅。

    住在这里的,非富即贵,即便是跻身一流家族,都不一定能够在这里拥有一套别墅。

    据说,这里很多别墅,都卖给了省级,甚至国家级别的权贵。

    只是,这些,秦来并无概念。

    “干净就好。”

    秦来并未放在心上。

    “师父放心,我立刻让人收拾干净,保证一尘不染。”张儒急忙打包票:“对了,师父,我此次来,还帮您置办了一些俗世中必不可少的东西,为避免您会遇到诸多麻烦。”

    “必不可少?”秦来眼前一亮。

    “户口本,身份证,还有银行卡,没有这些东西,您可能无所谓,但师母与小公主,或多或少会遇到一些阻碍。”

    张儒深知,秦来对这些东西,没有丝毫概念,至于钱,或许在张儒眼中,只是个数字,但在秦来概念中,连数字都算不上。

    “小儒,你,有心了。”

    秦来心暖。

    恍惚之间,他似乎突然明白,什么叫做亲人了。

    他与张儒之间,便可以算作是亲人,或许苏昕灵与她的家人之间,也有着这种割舍不掉的情怀。

    “这些都是弟子该做的,若是师父您不嫌麻烦,给弟子一个地址,弟子现在就亲自……”

    “不必了,今日,我还有事。”

    秦来打断了张儒的话。

    这些年,张儒一直跟在秦来身旁,即便是秦来昏迷的五年时间里,他也一直守着,如今跟秦来分开,他总觉得有些别扭。

    可一听秦来说今天还有事,张儒当即心领神会。

    小别胜新婚,更何况这一别就是五年?

    “是弟子唐突了。”

    张儒与秦来道别,放下电话,略一思索,而后叫来了曹管家。

    曹管家来到张儒专用的书房,躬身行礼,态度极为恭敬。

    “庆生宴,专门给苏家安排一桌,另外,再给苏家两张空白请柬,名额可以由他们自己填写。”

    张儒吩咐道。

    曹管家微微一怔:“张老,这请柬,给的可都是江海城名流,苏家不过是个三流家族,真要是给他们两张空白请柬,只怕是会……”

    “我的话,几时有你质疑的份?”

    张儒瞳孔一缩,冷声喝道。

    曹管家心神一颤,赶紧躬身领命。

    他知道此时都没明白,这苏家到底是撞了什么大运,竟然会被张老如此看中?

    不多时,曹管家,再度出现在苏家门前。

    在收到了林家送来的两张空白请柬之后,苏家所有人,都亢奋了。

    只是,这两张空白请柬,该给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