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蜇文学网

    当前位置:言情美文

    秦王政九年全章节在线阅读(秦王政公子高小说) 完整版

    秦王政公子高 时间:2022-01-15 04:30:55

    小说简介: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独爱红塔山原创的历史小说《秦王政九年》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秦王政公子高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然而,在一群太医心头,却是乌云密布,忐忑不安。  刚刚处理了一些事情,...

    秦王政九年全章节在线阅读(秦王政公子高小说) 完整版

    第七章

    第7章 与王离的初识【求收藏,求推荐】

      “王贲,吩咐家老准备客房,安排三公子住下……”王翦一挥手,示意两人离开。

      “诺!”

      点头答应一声,王贲从长案之后起身,一伸手,道:“三公子,请……”

      嬴高从容起身,对着王翦一拱手,在王翦点了点头之后,走向王贲,道:“王叔不必如此拘泥于礼节,叫我秦高即可!”

      “毕竟我长住府上,只是一个求学者,而不是什么公子!”

      “呼……”

      嬴高这一句话出口,王翦点了点头,王贲也是眼睛一亮,对于嬴高的印象更好了几分。

      “既然公子如此说,那王贲逾越了!”

      ……

      嬴高是无奈,在大秦之中,对于有些事情,他也是搞不懂,比如历史上,扶苏胡亥乃嬴姓赵氏,而他与将闾则是嬴姓秦氏。

      氏一传而可变,姓千万年而不变。虽然有秦赵同源之说,但,“氏”是家族社会地位的体现,家族地位提升,可以另立宗“氏”。

      而秦的先祖虽发迹比赵的这一支要稍晚一点,但可以说是后来居上。

      秦的先祖非子因善于养马,得到周孝王的赏识,获封秦邑,成为秦国始封君。

      到春秋时期的秦襄公在位期间,秦国被正式列为诸侯了,而赵的一支到战国时期才正式为诸侯。

      赵可以说远不及秦的荣耀!

      在先秦这样的时代,最贵者国君,国君根本不需要氏来显示尊贵。

      最搞笑的是,他们都是秦王子嗣,虽然一父多母,但是,扶苏赵氏,嬴高秦氏,这样就显得很扯淡。

      除非他们这些公子,皆有封地。但是,嬴高清楚,从始至终,始皇帝一朝的王室公子都没有封地。

      哪怕是虚封!

      毕竟大秦帝国之中,没有战功不封!

      大秦的诸多公子,除了扶苏之外,其余公子都没上过战场。而扶苏不用封,整个天下都是他的。

      所以,大秦的诸位公子,根本没有封地,所以不可能有不同的氏。

      只不过,相比于赵,嬴高更喜欢秦。

      毕竟在大秦之中,已经有一个赵高了,他堂堂秦皇子嗣,断不能与一介宦官同名同氏。

      所以,他一般自称嬴高,要么就是秦高。

      ……

      心中念头闪烁,嬴高也只能感叹一句,黑格尔的名言:存在即是合理。

      ……

      入住了王府,嬴高正在院落里小心翼翼地漫步。他需要了解王府之中,最简单的布置。

      毕竟他要生活在其中,不能太过于麻烦王翦,自食其力,才是最重要的。

      通向正院园林的石门口,一只大黑狗守着门槛在炙热夏阳下结实地打着呼噜,一双眯缝的眼睛只对着转悠者扑闪。

      五月底,正是一年之中最为农忙的时候,也是最热的天气。

      夏风吹过,树叶沙沙,嬴高信步走到石门前笑,道:“居然还有一只狗,好凶悍的煞气!”

      嬴高从这只黑色的狗身上,感受到了凶悍之气,脚下的步伐不由得一顿,他可不认为此刻的自己干的过这样一只猛狗。

      “连只狗都欺负我,这日子没法过了——!”嬴高撇了一眼大黑狗,兀自嘟哝一句,又在院子里转悠了。

      “你是公子高?”

      就在嬴高被大黑狗阻挡,正打算转回去的时候,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从石门之中走出来,眼中满是探寻。

      “嗯!”

      点了点头,嬴高自然清楚能够出现在王翦府邸,十有八九是王离。

      “你是王将军之子,王离?”

      ……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算是认识了。

      王离十一二岁,正是男孩最好玩的年纪,眼珠子一转:“高,你是打算去后院么?我可以带你进去,大黑不敢咬我……”

      “离,后院乃内宅,我一个外人,不便进去……”嬴高摇了摇头,他清楚一般来说,后宅都是位于最后一进。

      “高你想多了,后院乃我炼武之地,没有人住……”

      犹豫了一下,嬴高点了点头,道:“走吧,我也正想见识一下兄长的武艺……”

      对于嬴高而言,他自然想与王离拉好关系,毕竟嬴高孤身一人,在大秦朝野上下没有根基。

      而王离,则可以徐徐图之!

      ……

      王翦的府邸并不大,最后一进是一片两亩地的小园林,旁边跨着嬴高所住的这一座竹林小院。

      “高,这便是炼武场所,整个王家只有我能够进来……”王离有些得意,他作为王氏嫡长孙,自然是地位崇高。

      而且像王氏这样的将门世家传承有序,他们对于后辈的培养更是严格,一门之中,可以出现多个将才。

      但是绝对不会出现多个帅才!

      而整个王氏之中,王离便是下一个帅才得培养者。

      “离兄……”

      ……

      “三公子,小少爷,家主送来的今日任务——!”家老在石门口招呼了一声,等着王离二人的到来。

      王离接过羊皮纸,对着家老一挥手:“家老你下去吧,我会告诉三公子的——!”

      对于家老,王离也不敢放肆,在王氏这样传承有序的家族中,礼仪极为重要,而且家老身份不简单。

      就算是王离也不敢轻慢!

      王离只记得当初他冲撞了家老,被祖父狠狠地削了一顿,那一顿竹笋炒肉,当真是血淋淋的教训。

      自打这以后,王离有些怵家老了。

      ……

      “高,祖父给你任务,劈剑五百次,每一次都要在树上留下白痕!”王离扬了扬手中的羊皮纸,脸上的笑有些幸灾乐祸。

      他是从嬴高这个年龄过来的,自然清楚,劈剑五百次的难度,而且嬴高身体状况不好,这一点他从父亲口中也是知道。

      所以,劈剑五百次,将会让嬴高累瘫!

      ……

      “离兄,剑在何处,既然老师有任务,作为弟子当尽力完成!”嬴高目光一闪,对着王离喊了一声。

      不同于王离,嬴高虽然表面年龄只有六岁半,但是心里年龄早已经不逊色王翦,他心里清楚,接下来的世道有多乱。

      武艺,将会是自己安身立命的本钱!

      如今王翦打算倾囊相授,嬴高自然乐见其成,甚至于王翦让他住在王家,他都一口答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