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蜇文学网

    当前位置:言情美文

    穿越朱允炆大明横推天下完整全文阅读 朱棣朱允炆小说结局无删节

    朱棣朱允炆 时间:2022-01-15 04:52:26

    小说简介:火爆明朝盛世穿越经营无金手指小说《穿越朱允炆大明横推天下》免费在线阅读这里看!分享穿越朱允炆大明横推天下朱棣朱允炆小说全文阅读。穿越朱允炆大明横推天下小说讲述了儿晚上陪领导下乡视察,晚上招待时没喝多少啊。...

    穿越朱允炆大明横推天下完整全文阅读 朱棣朱允炆小说结局无删节

    第五章

    第五章:措手不及

      “昔宋政不纲,辽元逞凶,扰乱中夏,神人共愤。惟我太祖,奋起草野,攘除奸凶,光复旧物,十有二年,遂定大业,禹域清明,污涤膻绝。盖中夏见制于边境小夷数矣,其驱除光复之勋,未有能及太祖之伟硕者也”

      在翰林院撰写的祭文中,朱允炆加上了后世谒明太祖陵文中的一段话,稍作更改,便定了下来。

      恐怕朱允炆做梦都不会想到,因为自己的穿越,因为朱允炆的变化,竟导致朱元璋比历史上早去世了将近一个月。

      或许,是朱元璋放下了对自己孙子未来的担忧,这口心气也就不再吊着,也少受了倒卧软塌,不能自理的痛苦,体面的离开了他自己一手开创的这个新世。

      朱元璋身体只在朝夕的事情早已是满朝皆知,早在数月之前,朱元璋以命礼部操持后事,此番大行,朝中虽是哀声一片,倒也没有失了方寸。

      洪武三十一年五月二十三日,驸马梅殷于奉天殿宣读朱元璋遗诏:“朕膺天命三十有一年,忧危积心,日勤不怠,务有益于民。奈起自寒微,无古人之博知,好善恶恶,不及远矣。今得万物自然之理,其奚哀念之有。皇太孙允炆仁明孝友,天下归心,宜登大位。内外文武臣僚同心辅政,以安吾民。丧祭仪物,毋用金玉。孝陵山川因其故,毋改作。天下臣民,哭临三日,皆释服,毋妨嫁娶。”

      百官伏地,痛哭领旨。

      同日,朱允炆接旨登基御极,于朝议,定大行皇帝庙号太祖,追谥开天行道肇纪立极大圣至神仁文义武俊德成功高皇帝。

      随后追尊生父朱标为孝康皇帝,庙号兴宗。尊生母吕氏为皇太后,改定翌年年号:建文

      任何一个政客,都是最出色的演员。朱允炆之前的人生高度,或许还没有资格称之为政客,但并不妨碍他已经有了成为一个优秀演员的基本素养。

      短短一个多星期,他已经完成了身份角色的转变,已经开始完完全全将自己当成了历史上的朱允炆。

      他是马恩慧的丈夫,是朱文奎的父亲,是大明王朝新的皇帝!

      朱允炆在登基接受朝拜的时候,心中竟然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开心和兴奋,更多的,是让他几乎喘不过气的巨大压力。

      尤其是当诸地藩王陆续进京之后,这种压力,几乎实质一般砸在朱允炆的肩膀上。

      “皇上,燕王到了。”

      满是哀鸣的几筵殿中,朱允炆就跪在朱元璋的灵柩前,身子摇摇欲坠,脊梁早已酸痛的塌了下来。这已经是守灵的第四天,他已经在这跪了四个白昼!

      但是内监的话,却让朱允炆瞬间直起了腰板,昂起了头颅,整个人像是即将登上擂台的勇士,蓄势待发。

      “父皇!”

      人未见,先闻声。

      这声粗狂的哀号,竟然压下了整个几筵殿的哀乐,朱允炆侧首,正看到一体态魁梧的中年大汉,一身麻素的摔进殿内,心急如焚的汉子,被高槛绊住了脚。

      “父皇!父皇~!!!”

      朱棣连滚带爬,一路哀号着冲到了灵柩之前,就趴在朱允炆的旁边,咚咚的磕着头,却是连身旁的朱允炆,一眼都没有搭理。

      这就是朱棣?

      历史上那个雄才大略,文武并济的成祖永乐大帝?

      自京师往顺天,马不停蹄也得近三天,今日是停灵的第四天,此时是太祖大行第五天的申时,说明,朱棣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奔了过来,他甚至不可能有吃饭的功夫!

      朱允炆一瞬间就感受到了朱棣的威胁,如此至孝,可是能加上不少印象分的啊。

      “四叔。”

      朱允炆唤了一声,“免痛节哀,爷爷生前多次说,生死乃世间常事,勿动心神,而今,爷爷英灵仍在,若见后世子孙,因此失态,会不高兴的。”

      就跪在朱允炆身后不远的一众先至亲王闻言俱都抬起了脑袋,全看向了朱允炆,和跪趴在朱允炆旁边怔住的朱棣。

      失态?失态!

      朱允炆一句安慰的话,却是在诘责朱棣御前失礼。

      就差说上一句,“你算个什么东西,配得上跪在朕的身边。”

      朱棣跪在地上,辗转身形冲着朱允炆,嚎啕大哭,“闻父皇大行,臣于顺天星夜而来,不寝不食,一见灵柩,便想起父皇生前领军,令臣伴于左右,谆谆教诲犹在耳畔,不禁心痛如绞,哀切欲死,失礼之处,求皇上责罚。”

      说着话,朱棣膝退数步,到了一众亲王的队列。

      “此处是爷爷灵柩所在,只有家人,没有君臣,四叔纯孝,为天下臣民表率,何谈责罚一说。”

      见朱棣服软,朱允炆又将目光移向灵柩,“爷爷遗诏,朝中大臣,哭临三日即释服归衙,不怠朝事,今日守灵之后,侄儿在偏殿备些斋食,咱们一家人,便一起吃个饭吧。”

      今儿都是停灵第四天了,文武百官都回署衙办公去了,灵堂里面就只有咱们老朱家一家人,你朱老四什么德行,大家心里门清,你哭给谁看呢?

      闻言,朱棣的哭号之声果然低了下来,没多久就渐渐听不得了,跪在一众亲王之首,在原地神游天外去了。

      灵堂之内,只剩下道士们的诵道超度之声。

      朱元璋早年当过和尚,当皇帝之后,生怕别人提及他的这段过往,自然不愿再与僧番亲近,这诵德超脱一事,就落在了本土的道教身上。

      朱允炆看着灵柩,微微皱起了眉头。

      朱元璋猝然大行,着实打了自己一个措手不及,自己才刚刚对这个时代的大明有一丁点最基础的了解,朱元璋这一驾崩,直接就把自己给推到了风口浪尖。

      朱允炆心里,可压根还没来得及想好如何削藩啊。

      更没工夫去想该如何对付燕王朱棣这个造反派大牛了。

      虽说刚才言语上自己占尽了上风,暂时把朱棣的气势给压了下去,但这玩意管什么用,人家朱棣现在就是摆了明在自己面前做忠臣孝子呢,别说诘责他两句,就是打他一顿,朱棣都能笑脸相迎。

      只要不给自己借口拿走他手里那四万燕王卫,他朱棣压根不在乎脸皮。

      “唉。”

      朱允炆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这弄得都是什么事,不说给点时间布局天下,哪怕先享两天福也是好的。自己倒好,来了先当一回孝子贤孙,给家大人守灵,膝盖都磨破了皮。

      还得提心吊胆的生怕自己背后那雄才伟略的几个叔叔暴起发难,刀兵相向。

      自己这个皇帝,目前来看,有够憋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