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蜇文学网

枕上诱情:总裁,超厉害完整版小说章节在线阅读&乔贝琳薄皑珽主角凤小溪

乔贝琳薄皑珽 时间:2022-01-15 05:06:05

小说简介:小说主人公是乔贝琳薄皑珽的书名叫《枕上诱情:总裁,超厉害》,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凤小溪,言情经典内容主要讲述了:啊?乔贝琳撩了一下自己大波浪卷发,眨巴着眼睛。男人拿起手边的一个遥控器,按下一个按键,他身后的窗帘缓缓往两...

枕上诱情:总裁,超厉害完整版小说章节在线阅读&乔贝琳薄皑珽主角凤小溪

第六章

“P友?”薄皑珽眉头紧皱,俊脸沉了又沉,就连呼吸也变得沉重了起来。

她就是这样看待他跟她这一年之间的关系的?

“难道不是吗?”乔贝琳不以为然地反问道。

“……”薄皑珽被她问的哑口无言,一时间竟无法反驳。

可内心就是有一股不快!

不快于她竟然把跟他的关系,形容成P友。

他们之前明明就是夫妻!

只不过一年前已经离了婚,还是他主动要求她离的。

薄皑珽越想心中越充满了阴霾,薄唇抿成一条直线,俊脸一寸寸地阴沉了下去。

“你可以放开我了?”乔贝琳推了推他,忍不住想要逃离。

没想到薄皑珽不但没有松开她,反而还将双手撑在她的两侧,慢慢地俯下shen来,与她的距离越靠越近。

看着近在咫尺的英俊立体的俊脸,乔贝琳的呼吸不受控制地渐渐急促了起来,胸口一起一伏的跌宕着。

她情不自禁地想要后退,无奈自己的身子已经被他压在盥洗台上,他将她禁锢在他男性宽大的臂膀中,根本退无可退。

乔贝琳呼吸不稳,睁大眼睛看着他。

这一刻,只感觉自己像是被猎人盯中的猎物,无论逃去哪里都是他洒下的网,有种如何都逃不出去的感觉。

“你……要干嘛?”乔贝琳心里忽然间有种不祥的的预感,声音带着轻颤。

“我想要你,现在!”薄皑珽深邃的黑眸直锁住她,嘴角边漾起一抹极具风情的笑容,嗓音无不透着危险。

乔贝琳心下一惊,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你是疯了吗?”

“是你说的,我们是P友?”薄皑珽覆在她的耳边,唇瓣划开恰到好处的弧度,笑容充满无穷魅力的蛊惑性:“你难道不觉得这里很适合我们约一次?我们还没有在洗手间里……”

乔贝琳猛地摇头:“我才不要!”

说完双手抵在他结实地胸膛上,模样窘迫而慌乱,连眼神都带着着急了起来。

这可恶的男人,该不会真的shou性大发在洗手间就要把她……

薄皑珽整个高大的身子都压了下来,属于他的男性气息将她紧紧包围,隔着薄薄的布料,她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的蓄势待发,充满张狂的危险姿态。

乔贝琳迫不及待地想要从他的肩膀下逃离!

可就在这时候,洗手间的门外,突然传来了推门的声音。

“咦,这个洗手间的门怎么打不开了?”

“是在里面被人反锁了吧?”

“大白天地干嘛锁门啊?还让不让其他人用洗手间了?”

“没准是有人在里面那个呢?我刚才看到一对男女进去了……”

乔贝琳听到门外传来的对话声,心底一抽,脸上一阵青白。

分不清自己到底应该是羞赧还是应该气恼,铮亮的眸子恨恨瞪着他。

“还不快放开我!”她攥紧了拳头,着急地说道。

“别说话!”薄皑珽伸手按在了她的红唇上,压低了声音。

“……”乔贝琳不解地看向他,他们根本就没在里面做什么好吗?还不赶紧出去?

“你现在出去,想被人误会吗?”薄皑珽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她,不紧不慢地提醒道。

“我……”乔贝琳涨红了脸颊,一时间竟无法辩驳。

虽然他们的确在洗手间里什么都没做,可这个时候出去,再被人撞见了,等于是告诉了别人,她跟他刚才在洗手间里做了什么。

乔贝琳额头上满是黑线,心中更是五味杂陈。

她大气都不敢喘了,竖起耳朵,小心翼翼地听着外面的动静。

本以为那两个人议论完了,就会离开了,没想到又来了两个想要用这个洗手间的人。

他们打不开门,已经要去找这里的负责人,帮他们开门了。

乔贝琳心里更积郁了。

若是一会这些人找到人拿钥匙打开洗手间的门,撞见她跟这个男人在里面,就算他们什么都没做,也会被人误会的。

这下子她真被他害死了,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乔贝琳不禁抬起眼眸,幽怨地瞪向近在咫尺的男人。

这么一看,竟然发现他深邃到看不见底的眸子,正定定地注视在她的脸上,眼里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你……你这么看我干什么?”乔贝琳慌忙地避开他的视线,表情尴尬,忍不住委屈地抱怨:“都怪你,好端端的,把我扯进洗手间里来干什么?我们现在出不去了,还要被人误会……”

乔贝琳恼怒地冲他发了一顿脾气,只感觉自己现在都没法出去见人了。

若是被人认出来,她是乔家大小姐,估计整个乔家都要跟着蒙羞!

啊,她的形象全被他毁了!

看着她气嘟嘟的小脸上露出不满的神情,薄皑珽狭长深邃的眼眸里似笑非笑,反而充斥着不言而喻的温柔。

他撑在她双侧的手臂弯了些,低眸凝视着她,薄唇贴在她的耳边,嗓音格外撩人又好听,“这么说,责任全怪我?”

“嘘!”乔贝琳慌忙地对他比划了一个手势,神情满是紧张,“你小声一点!”

“……”薄皑珽俊脸上弥漫上了一抹令人看不懂的复杂深沉。

“不怪你怪谁?”乔贝琳摆了他一眼,俏脸上充满了哀怨:“是你将我扯进来的!”

好端端的,哪有正常男女会跑到洗手间来的?而且还关着门躲在里面?

让人不浮想联翩都难了!

“好,那我现在出去就是了!”薄皑珽收回双手,站住了身子,恢复一副正色地表情。

他何尝惧怕过其他人的目光?

再说有人敢乱议论他,他绝对会让他们以后都开不了口。

薄皑珽话音落下,迈步就要向洗手间门口走去。

乔贝琳怔愣地看着他这一动作,脑袋里不禁有些空白。

瞠大眼眸,看着他一步步走到洗手间门口,伸手握上门把手,就要去开门。

她脑袋里面突然就嗡的一声炸开了,不知哪里来的冲动,几乎是本能地,她猛地冲上前去,将他扯了回来。

“你疯了?”乔贝琳难以置信地低呼,眼里尽是不能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