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蜇文学网

    当前位置:言情美文

    薄情曾衍陌上花免费试读 陌南秧秦幕泽陌南柯是什么小说

    陌南秧秦幕泽陌南柯 时间:2022-04-06 23:09:20

    小说简介:陌南秧秦幕泽陌南柯是著名作者七月狐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书中剧情紧凑精彩,没有勾心斗角,轻虐深恋,完美的恰到好处。内容主要讲述也不搭理他,一副幼儿园小朋友闹掰了互不理睬的小架势。这小架势把秦泽西给逗...

    薄情曾衍陌上花免费试读 陌南秧秦幕泽陌南柯是什么小说

    顽劣的态度,就像一个调皮至极的孩子。

    ——还是一个杀伤力极强的孩子。

    陌南秧无可奈何,虽然跟秦泽西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她大概也了解了秦泽西的性子,知道自各儿跟他急也是没用的,索性也不着急了,直接坐到了沙发上,背对着秦泽西,也不搭理他,一副幼儿园小朋友闹掰了互不理睬的小架势。

    这小架势把秦泽西给逗笑了,刚刚还在胡闹的秦二爷,如今三步两步走到了陌南秧的面前,把手机在陌南秧眼前晃来晃,脑袋支在对方的肩膀上,笑道:“真生气,还是装生气呢?”

    虽然陌南秧很想现在就把秦泽西拿着在自己眼前晃的手机抢过来,但是她知道,只要她一抢,对方肯定立刻就把手机勾回去了。

    ——他五指利索的耍刀子的场景,陌南秧可是刚刚见识过,一把小刀跟着了魔一样的在他手上随意飞舞,锋利的刀刃也不曾划伤他,想必那看似近在咫尺的手机,也定是难逃他股掌的操控。

    所以,索性陌南秧也不抢了,直接在此偏过头去,就是不搭理秦泽西。

    秦泽西乐了,突然从陌南秧的身后抱住了陌南秧,然后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大笑道:“有意思,你们姐妹俩,怎么都这么有意思?”

    陌南秧浑身一个激灵,有些僵硬回过头去,目光震惊的看向秦泽西:“你……你刚刚说什么?你,你认识我妹妹?”

    一向有话就说,毫不掩饰的秦二爷,在这个时候却卖了个小小的官司,他将手里的手机扔给了陌南秧,低低的笑着:“这个嘛……你问慕老四去吧……这小子坏我的好事儿,我也得给他找点儿岔子。”

    言罢,秦二爷伸了个巨大的懒腰,对一直在一旁安静的候着的琉青吩咐了一句:“把陌小姐安全的送回家。”

    然后,便扬长而去了。

    陌南秧的脑子,此刻已是一团乱麻,今天得到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大,让她一时间接受无能,只能浑浑噩噩的跟着琉青上了车,任由琉青送着自己回了家。

    可是,让陌南秧万万没想到的是,琉青居然把她送回了自己曾经的家里!

    ——和陆明翰结婚后,一起组建的家。

    也怪陌南秧,整个路上都在想着文這希,姚婷婷还有秦家和自己妹妹死因的关联,所以根本没有注意到外面的场景,以至于琉青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下车的时候陌南秧才发现,琉青送错了地方。

    “不……不是这里。”陌南秧尴尬的笑着,正欲跟琉青解释一下自己现在已经不住在这里了,谁料,话刚说到了一半,一辆很帅很拉风的凯迪拉克呼啸而过。

    那辆凯迪拉克陌南秧是认识的,那是她和陆明翰结婚的时候,自己父亲送给陆明翰的,可惜结婚后,陆明翰一次都没有开过。

    就像他们无性的婚姻一样,他从来没有碰过她,也从不曾碰过那辆作为新婚贺礼的跑车。

    真是讽刺啊,事到如今,她为他死了心,偿了命,他反倒把这辆尘封在地下室都快发霉了都跑车开了出来。

    其中的寓意,她不敢去猜,也不想去猜。

    “琉青,开车!带我去别的地方!”陌南秧有些惊慌失措的上了车,想要在陆明翰发现之前,离开这个曾让她伤心欲绝的地方。

    只可惜,为时已晚。

    就在刚刚的擦身而过中,惊鸿一瞥,陆明翰看到了她消瘦的身影,然后来了个急刹车,一个大转弯

    为了查清姐姐姐夫死亡的真相,穆芃芃跟一个男人关在了一起,那是她跟陆子骞的第一次见面。第二次见面,陆子骞居然在自己的房间里遇到了穆

    ,又转了回来。

    黑色的凯迪拉克挡住了陌南秧的去路,她坐在车的副驾驶上,他坐在另一辆车的驾驶位上,隔着两道厚厚的玻璃窗,在寂静的夜色里,彼此冰冷的凝视。

    长枪划过之地,虚空中留下一道漆黑的烙痕,经久不散

    这是自那次咖啡馆的不欢而散之后,他们第一次在没有秦慕泽在场的情况下见面,他的眼神里,有她读不懂的柔软,而她的眼神里,多了他从不曾见过的坚定。

    两人相互对峙了一段时间,片刻后,陆明翰从车上下来了。

    他漫步走到陌南秧的车前方,笔直的站在那里,月光洒下,地上勾勒出他欣长的身影。

    “南秧,下来吧,我们需要好好谈谈。”他的唇一张一合,在月光下,这么对她说。好好谈谈……陌南秧的嘴角抿起一抹苦涩的笑,几曾何时,她是多想坐下来好好的和他谈谈,哪怕跪下来忏悔自己从未犯过的罪行也行,下跪也好,偿命也罢,只要他能原谅她,无论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可是呢?他没有给过她这个机会,一次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