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蜇文学网

    当前位置:言情美文

    《那些被风吹散的故事》免费阅读 谭越齐雪在线阅读

    谭越齐雪 时间:2022-04-06 23:25:05

    小说简介:《那些被风吹散的故事》主人公叫谭越齐雪,由会发光的风写的小说,目前正在连载中。全书主要讲述少儿频道节目部晚九点档节目总策划》看着这封邮件,谭越眼前一亮,难怪刚才看到一群人小声嘀咕,应该就是在说着竞聘的事情。电视...

    《那些被风吹散的故事》免费阅读 谭越齐雪在线阅读

    抽完烟,谭越和许诺回来的时候,看到拐角处有一些人在小声说话。

    谭越也没在意,直接走到自己的工位上坐下。

    刚打开电脑,就看到了一封刚刚来自台里的邮件。

    邮件是面向全体内部工作人员的,标题是——《欢迎大家踊跃竞聘少儿频道节目部晚九点档节目总策划》

    看着这封邮件,谭越眼前一亮,难怪刚才看到一群人小声嘀咕,应该就是在说着竞聘的事情。

    电视台里的岗位,一个萝卜一个坑,想要按部就班的在本节目中晋升,那就慢慢熬吧。

    不过,除了这种按部就班的晋升之外,还有一个特殊的渠道,就是竞聘。

    竞聘制度的出现,让死气沉沉的电视台有了新的活力,许多本来升迁无望的工作人员,凭借竞聘在事业上更上一层楼。

    不过,竞聘的难度非常大。任何一个能够被竞聘的岗位,基本都是一个团队的小领导了,必然是会吸引大批员工参与进来,少则十几人,多则上百人,算不上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但也差不远了。

    竞聘的要求就是,能者上!

    挖掘那些被埋没的人才。

    竞聘不是说出现就出现的,毕竟得需要有这个空置出来的岗位才能竞聘,平均每两三个月才能出现一次,至于策划方面的竞聘,一年也不一定能出现一次。

    现在突然一个节目的总策划竞聘,倒是让谭越有了一些想法。

    把这封面向电视台全体员工的邮件看了一遍,谭越才知道了为什么会出现这次的竞聘了。

    《亮亮说故事》是济水电视台少儿频道周三晚九点的一档节目。

    之前的收视率就一直在百分之二到百分之三之间徘徊,在少儿频道众多节目中垫底,最近一两个月,收视率更是直接掉到了百分之二以下。

    要知道,这可不是卫视节目,卫视面向全国观众,收视率能破1,就是挺好的成绩了。

    济水电视台是面向本地的老百姓,平均收视率最起码也要达到百分之五左右,才不至于进入被砍的车道。

    之前就有传闻说《亮亮说故事》要被砍,只是台里一直没有动静,现在这个节目垂死挣扎了几个月后,终于还是没有避免被砍掉的结局。

    老节目被砍掉,这个空档就出来了,需要制作新节目替补。

    这就有了这次竞聘的事情,如果竞聘者拿出能够让领导们满意的节目,就能在这次竞聘中脱颖而出。

    流程分为两轮,第一轮就是给参与竞聘的策划们一周的时间去做准备,从下周一开始,可以把自己的节目创意写成可实行的本子,发到指定的邮箱里。

    然后会有领导去看,被选中的策划,就会进入第二轮面试。

    面试通过的人,就会成为这次竞聘的收获人。

    谭越揉了揉额角,目光扫了一眼周围,自己现在的《民间杂谈》,包括他在内,也有一个总策划,三个策划。至于整个民生频道,策划就更多了,不过也有一些策划,是同时身在两个节目的。

    很多人都在摩拳擦掌。

    台里排名第一的频道毫无疑问是新闻频道,然后娱乐频道紧跟在第二位,这两个频道都是有收视率破十的热门节目,新闻频道的《晚间新闻》更是达到了百分之十六的收视。

    最后有商务频道垫底,民生频道和少儿频道倒是相差不大,看民生类节目的老百姓不多。同样的,现在网络这么发达,谁还看地方台的少儿频道。

    少儿频道虽然不比民生频道强多少,那个空出来的节目也不是什么好时间段,但毕竟是一个节目的总策划,都能算是一档节目的负责人了,就算不能出什么成绩,以后说出去是某某节目的总策划,也是资历了。

    很多人,被勾动了心,包括谭越。

    上辈子,他大学毕业后就进了一家娱乐公司做公关,五年时间,碌碌无为,相爱了七年的女朋友天天催叨着结婚,他一直往后拖。

    是不敢,怕给不了她幸福的生活。

    是不配,她那么漂亮聪明,自己如果没有成就,真怕耽误她。

    自己死了后,不知道她该有多难过,不过,幸好没有结婚,她还可以开始新的生活。

    不过,想到这事儿,谭越又很贱的有些后悔和遗憾,没能牵着她的手走进婚姻的殿堂,为她带上戒指穿上婚纱。

    前世种种,突然萦绕心头,郁闷的他恨不得再去抽根烟缓缓。

    摇了摇头,把注意力再集中到这次竞聘上。

    上辈子碌碌无为,这辈子穿越,不大不小也能算有个金手指了,难不成还会做不出什么成绩?

    一下午,谭越一边处理着手头上的工作,也就是给《民间杂谈》筛选材料,一些地方进行整改。

    另一边也在思考着竞聘的事情,前世他做了多年娱乐圈公关,对娱乐圈还是挺了解的,其中不乏许多知名的节目。

    下午六点,天色渐渐暗下来的时候,谭越才打卡下班。

    电视台距离自己住的地方不算远,谭越也想多走走,更好地适应一下这个新的世界。

    作为河东省的省会,济水市还是挺繁华的,就比如交通吧,啧啧,已经堵上了。

    庆幸自己没有坐车,谭越从兜里摸出来烟盒,抽出一根点上,慢悠悠的看着夜景。

    拿出手机,家庭群里挺热闹。

    嫂子:“馨馨今天被老师奖励了一朵大红花,把她高兴坏了,还说周末要拿给爷爷奶奶看。”

    老爸:“我家馨馨真棒,爷爷周末给你买蛋糕吃。”

    老妈:“不能老给馨馨买蛋糕,吃多了不好,周末我给馨馨炖鸭汤。”

    嫂子:“伯父伯母,你们太宠馨馨了。”

    老爸:“家里就这一个宝贝,不疼她疼谁。”

    谭越看着群里的聊天,也不说话,当一个透明人。

    之前父亲谭兆和与母亲李玉兰看不惯原主在齐雪面前的低三下四,和原主吵过几次,最后被原主一句多管闲事给气走了。

    这两年一直在郊区住着,除了春节的时候,基本上没说过话。

    谭越无奈的叹了口气,也不怪老两口,自己唯一的儿子被其他人说吃软饭,还在老婆面前没点尊严,搁哪个父母身上都很难接受。

    叮叮叮。

    正想着事情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

    看到来电联系人,谭越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是齐雪打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