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蜇文学网

    当前位置:言情美文

    步步为局主角凌志远廖怡静小说-凌志远廖怡静小说完整目录

    凌志远廖怡静 时间:2022-04-06 23:49:09

    小说简介:精品好书《步步为局》是来自骑鹤人最新创作的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凌志远廖怡静,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鹤出品,信誉保证。第1章 倒霉蛋南州市环保局的凌志远今年二...

    步步为局主角凌志远廖怡静小说-凌志远廖怡静小说完整目录

    简介: 醒掌天下权,一着不慎满盘输; 醉卧美人膝,一心不乱步步局。 凌志远遭上司打压,遇红颜奚落,人生陷入低谷,上帝在关上一扇门的同时,势必会留下一扇窗,面对稍纵即逝的机会,他果断出手了……骑鹤出品,信誉保证。

    第1章 倒霉蛋

    南州市环保局的凌志远今年二十六岁,由于笔杆子出色,前任局长对其信任有加,两年前将其选为秘书,一年前,破格将其提拔为副科级科员。就在凌志远的前途一片大好之际,老局长退居二线,原常务副局长李栋梁顺利扶正。

    新局长自不会重用前任局长的人,于是凌志远便由环保局的红人成了倒霉蛋,被李局长扔到安全保卫科。

    环保局占地不大,楼却不少,足有五幢之多,每幢楼虽都只有三、四层,但将其全都走一遍,没有半小时绝对不行。

    局长办公楼在最后一幢,凌志远上到三楼时已气喘吁吁了。这一层楼上除了局长办公室和会议室以外,还有档案室,这看似不合理的安排,却有其合理性。

    档案管理科长名叫梁眉,二十五、六岁,长相一般,身材却很不错,每天将脸上化的像吊死鬼似的,白的渗人,她和李局长的关系很不一般,一个月前刚被提拔为办公室副主任。

    凌志远上楼之后,在楼梯口站定,掏出烟来,啪的一声点上了火。喷吐出一口淡蓝色的烟雾之后,觉得浑身惬意,抬脚便向前走

    秦峰,地球灵气复苏,第一个成就天尊的大修,为寻求长生,踏入凶地轮回古井,一觉醒来,他发现自己成为了一个苦赘婿,好在我

    去。突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电话是凌志远的老婆廖怡静打来的,告诉他,晚上她有应酬,晚饭让其自行解决,不等其开口答应,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到耳边传来的嘟嘟忙音,凌志远不由得一脸郁闷摇了摇头,他老婆在天海大酒店工作,自从三个月前升任客房部经理之后便忙的不行。一周至少有四、五天晚上有应酬,每次都要到深更半夜回来不说,还喝的像醉猫似的,为此,两人没少吵架。

    凌志远走进传达室,先打开办公桌上的老式台扇,然后伸手拿起遥控器打开二十一寸的彩电看起体育新闻来。

    这该死天自从进入六月以来便热的不行,每天都是三十七、八度的高温,环保局除了局长和副局长办公室有空调以外,其他人只能用电风扇降温,一个个热成狗了。

    凌志远开始看电视,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汽车喇叭声,将其吓了一跳,连忙一溜小跑着出门而去。

    “明天早上来我办公室一趟”李栋梁说道。

    “好的,局长,您慢走……”李栋梁便轻踩了一脚油门,扬长而去。

    凌志远锁好门,跨上重庆八零,向着红叶小区驶去。

    廖怡静有应酬,凌志远反倒乐得轻松,至少不用赶回家去做饭了。自从结婚之后,凌志远便承担了所有家务,做饭、洗碗,拖地,甚至连廖静怡的内衣都是他亲手洗的。

    第2章 情不自禁落水中

    廖家有姐妹二人,廖怡静是二女,父母对其很是宠爱,虽是平民百姓家,却硬生生的生养出了一个十指不沾泥的大小姐。

    凌志远毕业于浙东大学,又是公务员,外形俊朗、器宇轩昂,又深得领导的器重,当年,可是廖怡静主动追求的他。

    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

    凌志远一心想要找个美女做老婆,廖怡静是典型的江南美女,鹅蛋脸,双眸乌黑,唇红齿白。两人相识不到半年时间便结了婚,在两千年前后,这速度算得上闪婚了。

    凌志远边骑车,边回想起往日的零零总总,不由得长叹一声,心中更觉郁闷。十多分钟后,凌志远将摩托车在小区门口好再来小吃店门口架好,抬脚走了进去。

    “美女,给哥来一份青椒肉丝炒面,外加一碗腰花汤。”凌志远冲着漂亮老板娘招呼道。

    当年杨开立刻了通玄大陆,夏凝裳一人孤寂无比,为了打发时间,也只能坐镇在九天圣地,每日每日替人炼制丹药

    小饭店的老板娘名叫柳雨晴,不知是由于人长的漂亮,还是厨师的厨艺高,饭店里的客人络绎不绝。

    这段时间由于廖怡静经常有应酬,凌志远的晚饭基本都是在小饭店里解决的,一来二去和老板娘之间便熟悉了。

    柳雨晴二十七、八,长相俊俏,她最大的特点便是白,至少凌志远比见过比她更为白净的女人。一白遮百丑,何况柳雨晴本就是个美女,其杀伤力可想而知。

    美少妇今天穿着一件红色的连衣裙,红白相称,使得某人有种流鼻血的冲动。

    吃完炒面之后,凌志远本想和柳雨晴打声招呼的,但看到她正在招呼客人,便作罢了。

    出了小饭店的门,凌志远心里觉得空落落的,想到李栋梁离开局里之前那杀人一般的目光,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凌志远一脑子门心思,廖怡静不在家,回去也是孤家寡人一个,不知不觉的顺着小区的围墙向着七闸河边走去。

    七闸河在南州并不出名,但河两岸的的情人路却妇孺皆知。河岸两边的路只有两米来宽,路边长着一排合抱粗的大柳树,树荫遮天蔽日,炎炎夏日显得格外阴凉。这条路由于沿着河边,再加上路面狭窄,车辆无法通行,久而久之,便成了情侣们幽会胜地,情人路因此得名。

    想着整日应酬不断的妻子,凌志远的心头涌起一股莫名的烦躁感,不知不觉在情人路上走出了很远,回过神来后,才意识到走错地儿了。

    这会已是夜幕低垂、华灯初上,暑热渐渐散去,被太阳炙烤的一整天的大地在阵阵河风的吹拂下,显出了别样的生机,不知名的虫儿吟唱的正欢。看着一对对情侣或匆忙,或闲暇的身影,凌志远下意识的加快脚步,快速向前走去,他可不想被情侣们当成异类看待。

    将近半小时之后,周围的情侣渐渐少了,他便继续向前走去。

    向前走了一段之后,周围恢复了宁静,凌志远抬头仰望天空,月朗星稀,明天又是一个大晴天,他走到一棵柳树下缓缓坐下了身子。

    凌志远凝视着眼前波光粼粼的河水,头脑中思绪万千,堂堂浙东大学的高材生,在仕途一片大好的情况下发生了这样的变故,很是惆怅。

    突然,凌志远眼睛的余光瞥到不远处竟然停着一辆黑色轿车。

    那辆黑色的轿车距离凌志远也就十来米的样子,司机刻意将其停在两棵大柳树的树影里,凌志远事先没有发现便因为此。

    凌志远所在的是一个几乎忽略不计的斜坡,车停在他左侧前方的大柳树下,距离七闸河也就七、八米左右,在车里边干那事,边欣赏月色流水。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就在凌志远一脸艳羡的看着那辆黑色轿车时,他突然发现了一丝异常,那车竟然动了起来。凌志远下意识的以为看错了,伸手轻擦了一下眼睛,这下看清了,车不但移动,而且速度在加快,缓缓的向着七闸河滑去。

    凌志远站起身来,急声喊道:“车要下河了,快拉手刹呀,快——”

    由于两者之间的距离并不远,凌志远相信车里的人一定能听到他的声音。这会车速虽然较之前更快了,但只要轻踩一下刹车或者拉一下手刹,便能化解这场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