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蜇文学网

    当前位置:言情美文

    《要做大哥的女人江摇窈》夏苏子欢江摇窈薄锦阑章节目录在线试读

    江摇窈薄锦阑 时间:2022-06-23 02:50:42

    小说简介:《要做大哥的女人江摇窈》又名《要做大哥的女人江摇窈》是作者苏子欢创作的一部都市小说,江摇窈薄锦阑为主角,丽的弧线。两条又白又细的长腿,在开叉的裙摆处若隐若现。有男人上前想打招呼,这位美女江摇窈目不斜视,直接越过...

    《要做大哥的女人江摇窈》夏苏子欢江摇窈薄锦阑章节目录在线试读

    第十章

    10,狗男人要留宿一晚

    锦绣园是老小区,程家别墅也年岁颇久,但收拾的很干净,院子里更是草木葳蕤,花香氤氲,生活气息浓郁。

    一棵四季桂花树旁,薄锦阑接通电话。

    “有事吗?”

    “今晚8点阿妩的新电影首映,我搞了两张vip情侣票,来不来?”好友徐枫来问。

    薄锦阑:“不去。”

    “放心,这情侣座我特意挑的,很隐蔽,旁边还有帘子隔着,根本没人看到。”徐枫来啧,“还是你今晚有应酬?”

    晚风吹过,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草清香,沁人心脾。

    薄锦阑回首看着客厅。

    江摇窈正在和老爷子聊天,她翘着红唇,眉眼弯弯,如阳春三月的春光一般鲜活和娇艳。

    “嗯。”男人唇角微扬,“在女朋友家见家长。”

    !!!

    徐枫来震惊:“卧槽你什么时候有的女朋友?昨晚跟我喝酒的两个单身狗里有一个是你吧?不想跟我情侣座就直说,至于用这种蹩脚的借口拒绝我?”

    “你找别人吧。”说完,薄锦阑挂断电话。

    转身,发现过道上不知何时多了一道冷峻的身影。

    程润之嘴里叼着香烟,凤目眯长,薄唇嘲讽:“你这称呼改的还挺快啊,以前每次不都是喊我爸首长或老爷子嘛,今天就叫他外公了?”

    薄锦阑神色淡淡:“你要是羡慕,我也可以喊你舅舅。”

    程润之:“………”

    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小子脸皮这么厚?

    就比他小一岁,还舅舅……怎么好意思喊的出口?

    ……

    晚餐异常丰盛。

    来到餐厅,江摇窈看了看,很自觉的坐到薄锦阑的身边。

    程老爷子看着这对金童玉女,高兴的让儿子开酒庆祝。

    江摇窈现在一看酒就犯怵,提醒她犯过的错……

    “外公,我明天要早起赶飞机,就不陪你喝了。”

    程老爷子皱眉:“好不容易回来,怎么这么快就走?多待几天!”

    “我得回去上课。”江摇窈解释。

    “马上就国庆了,差几天课有什么关系?再说……”程老爷子笑,“你们小情侣好不容易见一次面,还不趁机好好相处?锦阑你说对不对?”

    薄锦阑正在给老人家斟酒,听到这话,他牵起唇角:“对。”

    江摇窈抬脚就踹了过去。

    薄锦阑:“……”

    他没说话,俊美温沉的脸上依然维持着微笑,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

    那眼神……

    江摇窈忙捏着小嗓子撒娇:“外公,我这次是偷偷回来的,小姨都不知道,而且学校没请假……”

    “让锦阑帮你请。”程老爷子一锤定音,“正好借着假期,安排两家人见个面,把你们婚事给定了……”

    “我不结婚!”江摇窈忙表态。

    程老爷子刚燃起的激情瞬间被浇灭,他眉头紧皱:“为什么不结婚?锦阑也岁数不小了……”

    “但我才二十岁,还是个孩子呢,而且我大学都没念完,结婚太早了。”江摇窈疯狂眼神暗示。

    结果薄锦阑像是没接收到她的信号,薄唇微微勾着,视线则落在手边的酒杯里面,看都不看她……

    江摇窈气啊。

    不就是刚才踹了你一脚吗?

    现在就罢工不演了?

    小气巴拉的狗男人!

    还好程润之说话:“爸,婚姻是人生大事,不是闹着玩儿的,我觉得确实得谨慎一些……”

    “你当年谨慎了吗?那你把婚姻玩明白了吗?”程老爷子瞪他,“还不是让老婆给甩了?我现在想抱孙子都得跟桃桃提前申请,你哪儿来的脸在这传授经验?”

    婚姻失败者程润之:“……”

    得,今天他就不应该说话!

    “外公。”江摇窈只能自己上了,“反正我现在不想结婚,你们别逼我。”

    程老爷子看着她,眼神一阵复杂。

    最终,他点头:“好。”

    江摇窈松了口气,忙讨好的夹了一块排骨放进老爷子碗里。

    程老爷子示意:“你给锦阑也夹点。”

    江摇窈只好给某人也夹一块排骨:“你多吃点。”

    薄锦阑如法炮制,也拿起筷子:“你也多吃点。”

    两人互相夹菜,看的老爷子一脸姨母笑。

    程润之却只觉得别扭。

    昨天薄锦阑还是一副不近女色的高冷模样,今天就和他外甥女当着他的面撒狗粮……

    **

    吃完饭,众人移步客厅。

    薄锦阑先是陪老爷子看军事新闻,然后下象棋,再看抗战剧……

    看了看时间,江摇窈开始咳嗽。

    某人俊脸上挂着微笑,手中端着茶杯,只顾着和老爷子讨论我军与敌方的陆地作战部署……

    江摇窈急啊,拿出手机开始发微信:

    【9点了,你怎么还不回家?】

    【快点回家!】

    【薄锦阑你别装死!】

    【快给我看手机!*&@*%¥#】

    ……

    直到外面传来一阵“轰隆隆”的打雷声。

    “是不是下雨了?”程老爷子问。

    程润之看着手机,“气象台刚发布黄色预警,今天夜里有大到暴雨,西北风四到五级。”

    “这么大的雨开车不安全啊。”程老爷子语出惊人,“那锦阑别走了,在家里留宿吧。”

    江摇窈睁大眼睛,“这样不太好吧?”

    “有什么问题?”老人家思想很开明,“锦阑是你男朋友,再说你楼上房间都收拾好了……”

    江摇窈试图挣扎,“可他没换洗衣服……”

    “润之借他就行。”程老爷子看着儿子,“虽然你比锦阑矮,身材也没他好……”

    程润之:“…………”

    “不用了。”薄锦阑嗓音温沉的接话。

    江摇窈眼睛一亮。

    薄锦阑朝她看了一眼,薄唇微微勾起:“我车里有备用的衣服,洗护用品也有。”

    江摇窈:“…………”

    “那就好。”程老爷子笑着起身,“锦阑,你跟我来一趟书房。”

    “好。”

    江摇窈坐在那里,气的手心都掐疼了。

    这货是不是演戏演上瘾了?

    居然真的要留宿?

    那岂不是又要跟他共处一室,共睡一屋……

    “窈窈。”

    “窈窈!”

    江摇窈回过神,“怎么了舅舅?”

    程润之看着她,目光探究,“你真的喜欢锦阑?”

    他五官瘦削,眼神凹陷又深刻,看人的时候特别犀利。

    江摇窈心里一慌,忙点头。

    “你年纪小,如果因为男人死缠烂打就答应做女朋友……”程润之语气迟疑。

    “我真的喜欢他。”江摇窈表态,“不然我也不会跟他……对吧?”

    程润之:“……”

    他又问,“薄家那边知道你俩谈恋爱吗?”

    江摇窈摇摇头,“不知道。”

    “是锦阑的意思?”程润之眯眼。

    “嗯。”江摇窈直接把锅甩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