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蜇文学网

    当前位置:言情美文

    主角是程微月赵寒沉的小说-程微月赵寒沉(一只小鹿程微月)

    程微月赵寒沉 时间:2022-06-23 02:55:25

    小说简介:一只小鹿程微月是本很好的小说,一只小鹿程微月情节跌宕起伏主人公程微月赵寒沉;免费提供一只小鹿程微月甜文欣赏:时风格的四合院,门口还挂着橘色的灯笼。母亲赵若兰出去和闺蜜打牌了,程父程存正捏着毛笔,在书房练字。程存...

    主角是程微月赵寒沉的小说-程微月赵寒沉(一只小鹿程微月)

    第四章

    004 暗有隐情

    一场大雨之后,泾城又是晴朗的艳阳天。

    这样的好天气并不能感染程微月,她几乎是仓皇着从那古色古香的总统套房离开的。

    离开之前,她在女服务员殷切的目光中,喝完了养胃的解酒汤。

    她家教森严,从来没有独自在外面过夜的先例,尤其是在酒店里。

    偏偏,还什么都不记得。

    她对酒精过敏,略微沾染就会断片到不省人事。如果真的正儿八经喝了酒,哪怕是一口,就是要去医院的程度了。

    她努力回想,依旧想不出昨夜推开赵寒沉之后发生的一切,于是心慌意乱之间,她甚至忘了问女服务员,送自己来这里的人是谁。

    她小跑着走到酒店门口,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快速的报了目的地:“师傅,去汀兰胡同。”

    下车的时候,程微月才发现自己的手机没电了。

    她在出租车师傅警惕的目光中,憋红了一张脸摸着衣袋,意外从里面摸到了两张红色的纸币。

    真的是好细心,好周到。

    她一愣,付完钱以后,心中很不安定。

    那个人还给了自己钱....

    她都不知道他是谁,房费和兜里的钱,要怎么还给他?

    程存正去附近公园打太极拳了,距离学校开学还有一个星期,他过不惯清闲的日子,总要给自己找点事做。

    程微月换好衣服,整理好房间下楼,母亲赵若兰做好了早饭,招呼她过去吃。

    烟火人间的真实感,终于让程微月不安忐忑了许久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昨晚的事,只是一个意外吧....

    吃过早饭,程微月没电的手机也终于充上了电。

    她看到一通未接电话,来自于赵寒沉的。

    程微月犹豫了片刻,还是将电话拨了过去。

    那头接的很快,只是接完之后,便一直沉默着。

    程微月的手心溢出薄薄的汗,她在冗长的沉默后,按捺不住,主动开口:“赵寒沉....”

    赵寒沉坐在景星集团的总裁办公室,将手中的钢笔扔进笔筒里,阖上文件夹,语气生冷:“自己过来找我。”

    程微月没来得及拒绝。

    赵寒沉在没有生气的情况下,是好好先生,是少女的梦中情人,是调情高手。只要他愿意,他可以让所有的女人都觉得满足快乐。

    可是如果他生气了,他存心想要叫人难堪,那么他就能把事情做的不留余地。

    至于对方的颜面、尊严、底线。

    那不是赵大公子要关心的。

    而赵寒沉挂断电话后,脸色终于好看了些。

    只要她乖乖的给自己道歉了,他自然会好好哄着她。

    女人嘛,总归是要哄的。

    秘书叶城从外面推门走了进来。

    他语气恭敬:“赵总,周先生说他两小时后到,和你商讨古巷革新的文件问题。”

    景星集团是靠房地产发家的,集团这十年最大的一个项目,就是泾城市中心那一片老街的改造重建。

    程微月家的房子,也在改建规划的范围内。

    思及此,赵寒沉皱了皱眉。

    项目还处于保密阶段,没有什么人知道。他想,等到一切尘埃落定了,他就去告诉程微月吧。

    他会好好补偿她和她的家人的,绝对不会亏待他们。

    他这般想着,眉眼舒展开,开口时,语气清冷平淡:“知道了,到时候让他在会客室等我一下。”

    叶城的工作任务就是执行赵寒沉的指令,闻言绝无二话,往外走去。

    程微月坐在出租车的后排,看见后视镜里,自己涂着正红色口红的唇。

    她的神情一阵恍惚,隐约中觉得,镜子中的人,似乎不是自己。

    她不喜欢这种浓烈的妆容,但是赵寒沉喜欢。

    程微月永远都不会忘记,两人在一起的第一个月,她因为自己的脾气惹他生气后,小心翼翼的去找他道歉。

    彼时还是玉衔的包厢,只是那天只有他们两个人。

    赵寒沉坐在她的身侧,俯身欺近她,冰冷的指腹按着她的唇瓣。

    他对自己说:“下次来找我道歉的话,有诚意一点。”

    他把一只口红放在她的掌心,凤眼染上一点笑意,嗓音沙哑蛊惑:“我很喜欢这个颜色,涂给我看看,嗯?”

    那是程微月第一次用颜色那么浓烈的红,她在赵寒沉的期待中,乖乖涂上,于是如愿看见后者眼中多了缱绻温柔。

    他捏着自己下巴,眼神落在自己的唇色上,低声说:“宁宁,真好看。”

    很可笑的是,那一刻,她竟然觉得喜悦。

    能被赵寒沉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欢喜得不得了。

    可有时午夜梦回辗转,还是难免酸涩。

    她一边告诉自己,她这样爱他,爱一个人,是可以付出所有的。

    可另一边,却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告诉她,你是错的,他不爱你。

    程微月抵达景星集团,熟门熟路的从电梯上去。

    前台的几位小姐在她的身影消失后,才低声讨论了起来。

    “赵总这次和她谈了三个月了,居然还没分手。”

    “京大校花啊,你不知道吗?娱乐圈那些嫩模演员,和她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

    “京大校花又怎么样,要不是乔净雪结婚了...”说话的人是前台领班,在景星集团工作七八年了,自然也是知道一些内幕的。

    她自觉失言,脸色苍白的闭了嘴,不说话了。

    另外几个小姐嗅到了八卦的味道,但是也知道有些事情是不好深究的,也都默默的闭上了嘴。

    这豪门世家的恩怨纠葛,原本就不是他们这些普通人可以打听的...

    程微月从电梯出来,恰好看见叶城领着一群人朝着会客室走去。

    后者看见她,脸上带着职业微笑,客气地说:“程小姐好,赵总就在办公室里,您直接进去就好了。”

    程微月道了谢,目送着叶城消失在视线里。

    能让总裁秘书亲自出马,费这么大周折的,想必是很重要的人物。

    程微月收回视线,推开一旁总裁办公室的磨砂大门。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烟味。

    是赵寒沉在抽烟。

    他看见程微月进来,微微抬了抬眉眼,拍了拍身侧的座位:“过来。”

    他脸上不带什么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