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蜇文学网

    当前位置:言情美文

    《偏执前夫商衍》林韵儿商衍小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林韵儿商衍 时间:2022-06-28 20:53:53

    小说简介:精品好书《偏执前夫商衍》是来自暴富之中最新创作的都市风格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林韵儿商衍,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这时,一辆豪华商务车停在林韵儿的面前,司机打开车门说...

    《偏执前夫商衍》林韵儿商衍小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第四章

    第4章 年少迷梦,也该醒了

    这是两人成婚后,商衍第一次主动进卧室,也是两人第一次坐在这张新婚大床。

    商衍神色凝重,严肃地提醒:“陈妈知道了,奶奶也会知道。”

    “对不起,我没想到这点。”

    林韵儿低头,温顺地道歉。

    商衍看着眼前动不动道歉的女孩,心里不太舒服。

    他拿起床头柜的药膏:“你忘了吗?在你十三岁时,全身都长了荨麻疹,也是我帮你上药。”

    林韵儿半垂着眼眸,鸦青色的睫羽微颤。

    其实她和商衍有过一段和睦相处的日子。

    那时,她母亲刚去世,奶奶把她接来商家居住。

    商衍虽不喜欢她,但听从奶奶的叮嘱,对她也算是照顾的。

    只是后来她起了贪念,妄想得到商衍的爱,成为他的新娘。

    然后两人的关系逐渐恶化,直至无可挽回的地步。

    现在两人也要办理离婚手续,商衍和别的女人也有了孩子,他正谋划迎娶柳依依,给她一个名分。

    年少的迷梦,也该破碎了。

    林韵儿闪身往床头躲去,理智地说:“我已经签了离婚协议,当初我没带一分钱进商家,也不会带走商家一分钱的。”

    “离婚协议?”

    商衍挑起狭长的丹凤眼,眼底闪现着凌厉的寒芒。

    随之,卧室的温度降至冰点。

    一股寒意从林韵儿的脊背直往上蹿起。

    林韵儿稳住絮乱的情绪,克制地接着说:“谢谢这些年来,商家对我的照顾,实在感激不尽。”

    商衍拿起桌面的离婚协议,飞快地翻阅。

    直至后面签上林韵儿的名字,他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林韵儿,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清高了?”

    离婚协议上,她真的净身出户,一分钱都不要。

    林韵儿深吸着鼻子,强忍住酸楚:“我会主动向奶奶说清楚,不会让你为难。”

    “那你越快越好,最好明天就去说。”

    说完,商衍阴寒着脸摔门走人。

    一直以来,他都盼着和林韵儿离婚。当她真的愿意离婚了,为什么他一点都不开心?

    心里反而像压着千斤重的石头,沉甸甸的。

    刚走出卧室,医院那边给商衍打了电话。

    柳依依在回家途中突然流红,人已被紧急送往医院保胎。

    商衍风尘仆仆赶往病房。

    柳依依软绵绵地窝在病床,睁着水盈盈的秋眸撒娇道:“阿衍,我好害怕呀!”

    商衍坐在床边安抚道:“没事,我来了。”

    旁边的林可人愤愤不平地抱怨道:“林韵儿一回来,就搞得家里鸡犬不宁。刚才她大骂依依姐是小三,还恶毒地诅咒依依姐流产,气得依依姐流红。

    当初明明是她害得你和依依姐分开......”

    “可人,不准再说韵儿的坏话。”

    柳依依佯装生气地瞪向林可人。

    林可人委屈地嘟着嘴,边往门口走边抱怨:“依依姐,你别怪我多嘴,林韵儿就是看你太善良,才会欺压你多年。”

    柳依依抬头偷偷地打量商衍的神色。

    商衍那张绝美华容浮现蚀骨的寒气。

    她善解人意地劝道:“阿衍,你别怪韵儿。她受了太多苦,难免要找个人发泄。”

    商衍眸光幽深,勾唇冷嘲:“她识人不慧,被人卖到黑工厂。你又不是害她的人,别再为她说好话。”

    圈里很多人都知道林韵儿出轨私奔的事,他商衍沦为众人口中戴绿帽的男人。

    世间又有几个男人不恼怒,更何况他商衍向来倨傲。

    柳依依见状幽幽地轻叹:“我听医生说,韵儿的精神状态不太好,要不过段时间,你们再离婚。我可以等的,我相信孩子也能理解。”

    商衍低头看向柳依依的小腹,眼里闪过愧疚之色。

    他神色坚定地说:“明天,我会和林韵儿办理离婚手续。”

    柳依依雀跃不已,暗自憋住嘴角的笑意。

    看来林韵儿在黑工厂吃的苦头不少,她终于学聪明,同意离婚了。

    兜兜转转,最终还是她柳依依成为商家的少奶奶。

    在商家那边,商老太太半夜突然发病。

    陈妈叫醒刚入睡的林韵儿,焦急地说:“少奶奶,老太太高血压又犯了。”

    林韵儿火急火燎地起床,送奶奶去医院急救。

    她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忐忑不安地给商衍打电话。

    直至打了第三个电话,那头才接通。

    接通电话的人却是柳依依:“商衍实在太折腾人,我好不容易哄他饶过我。他刚睡下,你能明天再打来吗?”

    林韵儿的心口像被无数的蚂蚁啃咬,她紧咬着牙关逼着自己镇定下来。

    “现在奶奶在急救室生死不明,商衍作为商家的长孙,必须在场。”

    等挂断电话后,她双腿发软得没有一点力气,沮丧地跌坐在冰冷的椅子。

    她以为彻底放下了,心不会再痛。

    可商衍终究是她爱了十年的男人,她名义上的丈夫啊!

    约莫一个小时后,商衍匆匆赶来。

    他浓墨的乌发有些凌乱,衬衫的领口蹭上一抹不易察觉的淡粉色。

    那是女人的口红印。

    林韵儿在心里面自嘲:“你还在期盼什么呢?他和柳依依孩子都有了,两人做那种亲密事再正常不过。

    他厌恶你,才不碰你。”

    她眼里最后的一丝希望火苗熄灭了。

    “奶奶怎样了?”

    商衍有些烦躁地解开衬衫的上面两颗纽扣。

    刚才他在柳依依的病房里工作,直至凌晨三点才眯一下。

    谁知柳依依叫醒他,告诉他奶奶犯病了。

    林韵儿别开头避开商衍的视线,面无表情地说:“医生还在急救。”

    商衍看着林韵儿心灰意冷的表情,莫名地心慌。

    明明是她先出轨,她和别的男人私奔,她主动给他离婚协议。

    她摆出这个表情,这显得他错了似的。

    商衍在林韵儿的身边慢慢地坐下,耐着性子解释:“依依被你气得流红,胎儿差点保不住......”

    “我气得柳依依流红?”

    林韵儿很不可思议地回头看向商衍。

    要是真的算起来,柳依依挺着肚子,拿着离婚协议来逼她离婚。

    柳依依是她见过最嚣张的小三,她才是被气那个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