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蜇文学网

    当前位置:言情美文

    《医妃宋云谦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小说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杨洛凡宋云谦小说全文

    杨洛凡宋云谦 时间:2022-06-28 21:00:00

    小说简介:火爆新书《医妃宋云谦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是六月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小说,主角杨洛凡宋云谦,书中主要讲述了:上不了。温意也不辩驳,把包裹缠在背上,一步跃过去,回头明媚一笑,真理是要实践的,走吧!说罢,便开始徒手攀爬。岩石...

    《医妃宋云谦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小说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杨洛凡宋云谦小说全文

    温意死了?

    他居高临下,看见温意举着一株灵草,在欢呼高喊,脸上带着狂喜,他神色一松,停下脚步,有些赞赏地看着她。

    忽然,听得身后传来轰隆隆的声音,他骇然回头,只见岩石路上面,黑压压的一堆乱石正滚下来,他失声喊道:“快往边!”

    他轻身跃起,急忙退闪一边,骇然地看着巨石滚下,他想飞身下去救温意已经太迟了,乱石很快就席卷了温意而下,瞬间就不见了人。

    他疾驰跃下,乱石一路滚,他便一路追,终于,在乱石与温意一同落入底下的深潭里,他想也不想,一头栽进深潭里。

    潭水冰冷刺骨,潭水很深,他飞快地游动身体,四处寻找温意。心里有莫大的恐惧,他知道温意一定是被乱石沉在水潭底下,他一直下潜,潭水漆黑,什么都瞧不见,他四处摸索,水底浮力很大,他无法搬动巨大的岩石。

    心里急得快发疯,屏息摸黑寻找,尽管心里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被乱石砸过,被潭水淹过,就算是他,相信也回不来了。但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他带着她来,就要带着她回去,哪怕只是尸体。

    他潜上水面,打算换气再下去,却冷不防,看到一个人头在水面浮沉。

    他心里一阵狂喜,猛地游过去,托起温意的脑袋往岸上游去。。

    温意手里还死死地抓住那灵草,紧得关节发白。她的额头和脸有伤口,血迹已经被潭水冲干,因为潭水寒冷,止住了她的血,但是她肚子胀鼓鼓的,相信已经被灌了一肚子的水,没脉搏,没呼吸,没心跳。

    宋云谦扶着她,双腿盘膝,运内力为她推气过宫。

    温意无法坐直,几乎是办躺在宋云谦的怀里,宋云谦一手扶着她,一手运功,显得十分吃力。

    只消一会儿功夫,便见温意与他身上的衣衫全部干了,他用了十成的内力,也不管温意是否能够接受这种强大内力灌注的冲击,也不管这样做是否会耗尽自己的内力。

    时间慢慢地流逝,温意嘴角不断有水溢出来,但是,她本人的生命迹象却没有半点回缓。

    宋云谦因为输送内力过多过猛,一直丹田力气不继,血液翻涌,只觉得喉头腥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他缓缓倒下,眼前一阵漆黑,天旋地转,他知道自己已经近乎走火入魔的地步,不能再输送内力了,否则,他会自身难保的。

    温意也倒在他身上,他下意识地握住她冰冷的手,脑子里乱糟糟的,想起那日入宫,他握住她的手在明媚的日光下,一步一步地走进去太后寝殿里,她的手很温暖,很舒服,他想说,他很喜欢这样握着她的手,若她能醒过来,他以后不会再这样讨厌她,不会继续让她难过伤心。

    温意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中去,她很累,很疼,全身都疼,她好想就这样舒舒服服地睡去,睡一辈子。

    耳边想起一道威严沉稳的声音:“温意,温意,你听着,你命途多舛,但是命不该绝,本座赐你第一次重生,自能赐你第二次,这是你上辈子与这辈子积下的德,你救人无数,才有此恩赐,你要谨记,不能放弃自己的原则,你是医生,尽管在这年代,你也要用自己所学,救死扶伤,本座如今赐你……”声音渐渐地弱了下去,温意努力倾听,但是却还是什么都听不到。只是感觉身上的痛渐渐的减弱,眼前似乎有一道金光闪过,她顿时觉得眼睛一疼,下意识地伸手去揉,这一动,整个人惊醒过来。

    肚子涨得很,她弯下腰狂吐起来。

    胃部里的水放入倾泻一般吐出来,直吐得她眼泪直冒,胃酸倒流。

    吐完之后,她虚弱地往后一倒,随即整个人跳起来,回头一看,竟发现宋云谦晕倒在地上。

    她伸手在他鼻间探了一下,幸好,还有气。

    脑子忽然涌进一些片段,是她落水后他尽力救援的片段,还有,他为她运气疗伤,累倒在地,种种,如同电影般在她脑海里上演。

    她鼻子一酸,伸手为他抹去脸上的草,喃喃地道:“其实,你真是一个好人,口硬心软!”

    她坐在地上,觉得屁股底下有些异样,她伸手摸了一下,地上竟然放着一本书。

    她觉得奇怪,这荒山野岭的,怎么会有书?她捡起来,书有些陈旧,上面用狂草写着三个大字:金针术。

    她心中一动,连忙打开第一页,发现第一页里夹着一个小布包,她打开布包,竟然发现里面插着十几根细长的金针。她拿起来,用手擦拭了一下,金针在太阳底下发出澄黄鲜亮的色彩,竟果真是纯金打造的。

    布包里还有一张纸,已经有些发黄,看样子有些时日了。她拿起纸条看,上面写着几句话:余一生钻研金针术,治病救人,奈何却辜负了深爱之人,金针之术,救人无数,最后却难以自救!

    落款是温莨秀!

    温莨秀是谁?温意掀开书页,里面记载了金针的用法和因病落针的方式,记载十分详细,几乎很多疑难杂症都能医治。温意心中生出一股奇异的欢喜,她是学医之人,若这书内记载的东西是真的,那世上很多病都能治了。

    她取出金针,用手指轻轻地转动,摸索着宋云谦脑袋的穴位,轻轻地转动金针,金针竟像是有生命似的,轻轻一钻,就没入了他的穴位之中。

    而更让她震惊的是,她肯定自己之前从没学过金针术,这是她第一次用,但是她下针的时候,竟然没有丝毫犹豫,似乎早就已经烂熟于心。

    *-沉思间,她看到宋云谦眼皮轻轻一抬,她连忙抽出金针,重新放在布包里,俯下身子问道:“你怎么了?好些了吗?”

    宋云谦睁开眼睛,定定地看着她,最后,苦笑,“我们都死了?”

    温意笑着扶起他,“没死,我们都还活着!”

    “什么?”宋云谦一愣,伸手摸着她的脸,“你说什么?你没死?你真的没死?太好了!”触摸她脸上的温度,他的面容仿若灌入了一个夏天的阳光,明媚得叫人感动,温意眼圈有些濡湿,眸光晶亮地看着他!

    温意举着手中的灵草,道:“你看,我们采到灵草了。”

    他看着她脸上额上的伤口,语气难得轻柔地问道:“伤口疼吗?”

    温意一愣,顺着他的眸光伸手去触摸,才发现自己身上有伤,这么触摸一下,才觉得疼痛,她倒抽一口凉气,道:“刚才不觉得疼,现在才觉得有些疼!”

    宋云谦见她的神情,自然知道不是她所说的有些疼,是应该很疼才对。他回想起刚才的一幕,也有些后怕,道:“这一次真的太危险了,你若真的出事,本王也不知道该如何跟父皇交代,如何跟你父母交代!”

    温意忽然很想见见杨洛衣的父母,虽然他们并不知道杨洛衣已经死了,但是,她死了却是事实。只是他们到底是比自己的父母幸运的,因为,杨洛衣的父母还不知道真相,而自己的父母,却要面对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

    她泪盈于睫,道:“谢谢你刚才救了我,我知道如果不是你,我这一次是必死无疑了。”

    宋云谦因着她死而复生,之前对她的种种敌意都消失了,至少,在这个一个瞬间,他的脑子里想到的不是她对可儿做了什么,而是她嫁过来王府之后,他对她做了什么。心里揪起来,其实,她真的不算太差。

    “你没事就好,咱们两人来,必须两人回去,一个也不能少。”宋云谦叹息道。

    “你先休息一下,我给你装点水来,滋润一下嗓子。”温意转身,从包裹里取出水壶,顺便把书和金针放在包裹里,宋云谦并未留意到这一细节,不过就算他留意到,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因为她的包裹里很多杂物,他也记不清楚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了。

    宋云谦喝了几口水,温意又让他吃了点东西,他才慢慢地恢复了体力。

    他见温意能走能跑,心里暗自奇怪,按理说她应该比他更加虚弱才是的,但是为什么看起来她一点事情都没有?若不是亲眼看着她摔下去,又亲眼看着抱着没有呼吸的她走上来,他真的会以为刚才只是一场幻觉。

    下山的时候,她还健步如飞,他十分郁闷,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你怎么这么精神?”

    温意愣了一下,是啊,刚才她是差点死了的,而且额头身上都有伤,之前上山的时候,她扭伤了脚,还要他背着步行了好长一段时间。扭伤了脚,还这么疼,怎么现在伤口这么大,却只有在他提起的时候才感觉到疼?

    莫非,她已经死了?现在的她,是鬼魂?

    她伸手抓起他的手,往自己的脸上摸去,问道:“我是暖的还是冷的?”

    “暖的啊,怎么了?你刚才奔跑得这么快,你都出汗了,当然是暖的。”送宋云谦奇怪地看着她道。

    温意松了一口气,“我以为我死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这样,觉得自己很多力气,不过现在想想,我这么精神,大概是你输了内力给我。”

    这个解释倒也说得过去,宋云谦心里有些郁闷,她是精神了,但是他却像个病鬼一般,走几步就喘几口大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