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蜇文学网

    当前位置:言情美文

    阴缘难续主角陈潇苏靖小说全文

    陈潇苏靖 时间:2022-06-28 23:41:44

    小说简介:陈潇苏靖小说叫《阴缘难续》,它的作者是原缺所编写的虐恋,豪门小说,阴缘难续在线阅读地址分享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吓得想要尖叫,双唇却被他霸道封住。明明是场梦,却又那么的真实身下剧痛,让我惊魂未定的下床打开灯,看着...

    阴缘难续主角陈潇苏靖小说全文

    第三章

    老家的祠堂死尸,学校的跳楼惨案,一幕幕不断在我眼前闪过。

    就在我以为自己快要死了的时候,我感觉一只强壮有力的大手,隔着被子,按在我的肩膀上。

    我的心脏猛地一收缩。

    “不要,不要!”

    惊慌之中,我从床上滚落,因为脑袋上蒙着被子,也不管东南西北,硬着头皮就跑,结果没跑两步,身体就被两条胳膊从后面抱住。

    下一秒,我被扔回床上。

    我吓得眼泪止不住往下流,但却咬紧牙关,不敢发出半点声音。我担心万一将对方激怒,很有可能被当场杀死,就像白天的张宁一样。

    就在我心惊肉跳的时候,突然,我感觉到一股明显的压迫感,身体被一个强壮有力的躯体完全覆盖。

    我很害怕,心跳的很快,不敢有丝毫反抗,任凭他处置。

    除了恐惧,我心里还产生一丝不甘的情绪。

    从小到大,我几乎没和任何男生有过交集,到了这座城市以后,更是因为母亲早逝的缘故,一个人独立生活。但生活是艰辛的,为了在这陌生的城市站稳脚跟,我只能心无旁骛的学习工作。

    我想要推开遮在脸上的被子,看清楚他的模样,将他记在心里,恨他一辈子!

    可是,在我抓住被角的那一刻,我又放弃了。我担心自己的心脏,无法承受他恐怖的面孔,更担心他恼羞成怒直接杀了我。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从我身上离开,听到耳边响起下床的声音,我鼓起勇气,睁开眼睛,透过被子的缝隙往外瞄了一眼。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笔挺雄伟的背影,身上是一件金黄色的复古连身长袍,上面绣着精美威严的五爪正龙。左右两肩,也各有一团五爪盘龙。

    而露在袖子外的手,却并不是我记忆中的青紫色,而是很秀白,左手食指和中指上,各戴着一枚戒指。

    食指上的是一个方形碧玺戒指,中指上则是白玉蟠龙戒指。

    那枚白玉蟠龙,和我之前在门口见到的那枚一模一样,这更加让我肯定,这个夺走我第一次的男人,就是十二年前跟我结下冥婚的棺材主人!

    在我暗自心惊的时候,一个充满磁性,但却透着严厉的声音骤然响起。

    “看够了吗?”

    意识到被他发现了,我吓得赶紧闭上眼睛,心脏砰砰直跳,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我在跟你说话,你是哑巴?”

    他的声音冷如冰寒如雪,我甚至感觉比他的身体还要冷,而且语气中带有一种毋庸置疑的威严感。

    我担心激怒他,只能闭着眼睛,硬着头皮,用比蚊鸣大不了多少的声音回了一句。

    “你为什么要缠着我?”

    “缠?”他发出一声冷哼:“你想死?”

    我的神经一直紧绷着,听到‘死’这个字,心里咯噔一下,心想他果然是来杀我的。可是我不明白,明明昨天晚上他就有机会,为什么要等到现在?

    就在我近乎绝望的时候,令我毛骨悚然的嗓音又传了过来。

    “这是我最后一次把戒指给你找回来,不会再有下次了!”

    这时,我听到耳边传来一个清脆的‘嘎达’声,以为他要害我,吓得赶紧睁开眼睛。透过被子的缝隙,我发现他把之前我扔掉的白玉蟠龙戒指,放在床头柜上。

    期初我感觉身体很冷,可是见到这枚戒指后,那股寒意就莫名消失了。

    随着一声渗人的吱呀声,房门轻飘飘的自动打开,我见他要走,壮着胆子,咬牙对他说,以后能不能不要再害我的同学。他发出一声冷哼,没有理会我。

    一直忽明忽暗的灯终于稳定下来,我掀开被子,深吸了一口气,视线不自觉落在白玉蟠龙上面。

    当初这枚戒指套在我的手指上,结果当天我爸就死了。它第二次出现时,一直暗恋我的张宁便遭遇不测。

    无数血琳琳的事实向我证明,这枚戒指代表着‘厄运与不详’,我很害怕,不想再跟这枚戒指扯上半点关系。可是,刚才他临走时的话,却不断在我耳边回响。我担心再扔掉会彻底激怒他,只好强忍恐惧,将白玉蟠龙放进书包里。

    一夜未眠,各种担忧漫上心头。而想得更多的,是我什么时候会死。毕竟当年村子里结冥婚的女孩,没有一个人能活过成年。

    我想过报警,可是到了警局怎么说?说我被鬼缠身了?恐怕会被当场送到精神病院吧。

    第二天早上,我顶着两个黑眼圈来到学校,一进门,就觉得不对劲,班里的同学三三两两凑在一起窃窃私语。

    一问才知道,今天班里又有一个男同学没来,而且昨天晚上没有回家,到现在都了无音讯。

    好死不死!这个男同学,也曾明里暗里追求过我。

    如果第一次是巧合,那第二次该怎么解释?这其中的关联性,让我不自觉联想到冥婚对象。

    因为张宁自杀的风波还没有过去,这件失踪案学校里非常重视,发动全校学生搜寻,但一整天下来却毫无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