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蜇文学网

    当前位置:言情美文

    【完结高分榜】相思君知否大结局

    段灵儿赵献 时间:2022-06-29 00:09:52

    小说简介:段灵儿赵献为主线轴的小说相思君知否(作者:豆豆)由大侠提供。在本站您可以免费阅读相思君知否全部章节:。似乎有意折磨她,逼问道,为何要把珍妃推下荷花池?嫉妒她比你年少?比你漂亮?赵献的语气冷酷,这宫中哪怕是宫人女官,也要...

    【完结高分榜】相思君知否大结局

    第九章

    “找到了!”

    丫鬟从梳妆台抽屉当中捧出一个巴掌大的东西,一路膝行至若妃脚下,将那物举过头顶,“请娘娘过目。”

    若妃伸手去拿,还未碰到便啧了一声,指腹刺痛,她猛地将那物打落在地,众人看去——竟是个三寸余长的布偶,以牛皮筋扎成小人模样,腹刺银针数十,头顶贴着张纸条,上书生辰八字。

    “你,你这女人竟如此恶毒!”若妃脸色煞白,愈发显得唇殷如血,指尖戟指丑妃,颤抖责问,“看似淡泊,不争圣宠,却在背地里诅咒本宫与龙裔,你居心何在?!”

    段灵儿脑中轰鸣,猛地明白过来,突然造访的舒凤,莫名其妙的烫伤,子虚乌有的御赐伤药,呵,原来如此。

    “我们娘娘没有做!”青瓷满脸是血,拼死护主,“舒婕妤今日来时曾翻动过妆奁,一定是她嫁祸我家娘娘!若妃娘娘明鉴,一定是舒婕妤……啊!”

    一根金簪直插入肺,青瓷的声音戛然而止,瘫倒在地,眼睛睁得极大,瞳孔涣散,口鼻缓缓溢出鲜血,最后望了一眼丑妃的方向。

    “青瓷——!”丑妃疯狂挣扎,嬷嬷们不慎,竟被她死命挣脱开,朝青瓷扑去,一名壮硕宫女当胸一脚,将她踹倒在地,以身体压制住。

    青瓷艰难喘息,喉咙中发出‘嗬嗬’声响,如同一个老旧的风箱,她嘴唇动了动,那个口型是‘娘娘’。

    “放了她吧,求求你们放了她,她才十六岁,打我吧,你打我吧……”

    “放了她?”若妃纤纤十指自头上拔下金布揺,缓缓蹲下身来,在青瓷脸上比划,“可以放了她啊,你好好求求本宫,说不定求得本宫快活了,舒坦了,便大发慈悲放了她,或许还能在圣上面前给她求个位分呢,常在?婕妤?你想做什么?”

    “我求你,我求你,”丑妃以头触地,砰砰地磕头,“求你放了青瓷,求你放了青瓷。”

    “呀,”金步摇锐利的尖头划破了青瓷的脸,若妃嗔道,“怎么流血了呀,这小脸儿真嫩,年轻就是好。”

    “啧啧,可惜容貌毁了,就没法儿gouyin皇上了,只能跟你家娘娘一样,受尽欺凌,老死宫中。”布揺一抖,划出一道极深的沟痕,皮肉外翻,鲜血迸溅。

    “不!不要!我磕头!我给你磕头!”丑妃勉力拉住柳絮大红华服的衣摆,卑微地祈求,“求求你了,求求你了,你一定会成为后宫之主,皇上,皇上也会是你一个人的,别杀她,求求你别杀她……”

    若妃冷笑一声,脚尖狠狠碾过她的手背,金布揺锋芒毕露,毫不留情,一寸一寸钉进青瓷的太阳穴中。

    “不!不!啊——”

    在丑妃绝望的嘶喊声中,青瓷浑身痉挛,眼角渗血,终于咽下最后一口气。

    “娘娘,又搜到了!”

    若妃眉心一动,颇有些吃惊,问道,“还有什么?”

    “回娘娘,”嬷嬷答道,“在后殿高阁上,搜到一个落了锁的小盒子,以香烛熏奉,甚是诡异,恐怕藏了什么巫毒蛊物……”

    “不是的!”出乎众人预料,丑妃突然剧烈扭动,那宫女几乎制她不住,“不是巫毒之物!不是的!”

    “哦?”若妃见她如此在意,顿时起了兴致,接过盒来掂了掂,有硬物碰撞声,无甚重量,方要命人开锁,只听得院外传来一声高喝。

    “圣上驾到——”

    若妃手一抖,盒子砰然落地。

    赵献来得太快,若妃尚且来不及全身而退,只得先命人将青瓷的尸体拖到屏风后,自己则用丝帕擦了手上血迹,梨花带雨地迎出门去。

    “皇上,”赵献被软玉温香扑个满怀,“皇上要为臣妾做主啊……”

    “哭什么?”赵献环视四周,“怎这么大阵仗,出了何事?”

    “臣妾听舒妹妹说,她亲眼所见,丑妃娘娘在宫里养些不干不净的东西,欲行诅咒之事,”若妃哽咽拭泪,“臣妾怕对圣上龙体有损,便急急忙忙赶来阻止,不料竟真搜出巫蛊之物,却没想到,丑妃娘娘想害死的人,竟是臣妾与腹中孩儿……”

    赵献单手搂着若妃纤腰,示意宫女将丑妃放开,冷冷问,“真有此事?”

    嬷嬷们跪了一地,谨慎附和道,“千真万确。”

    “朕知道了,”赵献目光越过地上的娃娃,落在那方盒子上,“这是何物?”

    丑妃眼圈血红,猛地撞开嬷嬷,疯了一般奋力将那盒子抱在怀里,死死抱着,以身体压住,喉中发出动物警告般的低吼声。

    “此物被束之高阁,香烛供奉,”若妃补充说,“绝对是那巫蛊本体,圣上万不可触碰……”

    柳絮话音未落,献帝已松开她的腰,径直走到丑妃面前。

    “丑妃,”赵献伸出手,“给朕。”

    她睁开眼,定定看着那伸到面前的、根骨分明的大手,眼中第一次出现了畏惧的神色。

    “不。”她说。

    室内诡异地安静,电光火石之间,变故徒生,屋内顷刻炸开了锅,若妃发出一声惊恐至极的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