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蜇文学网

    当前位置:言情美文

    《生崽疼哭总裁豪掷十亿讨我欢心》小说章节列表精彩阅读 沈音音秦妄言小说阅读

    沈音音秦妄言 时间:2022-11-27 16:10:00

    小说简介:小说《生崽疼哭总裁豪掷十亿讨我欢心》的作者是鹿桃千岁,该书主要人物是沈音音秦妄言,生崽疼哭总裁豪掷十亿讨我欢心小说讲述了:苍白如纸,嘴唇的外圈是苍白的,嘴唇内泛出深红的血丝,如同咳出血来一般。“我身上没带钱,要不,你...

    《生崽疼哭总裁豪掷十亿讨我欢心》小说章节列表精彩阅读 沈音音秦妄言小说阅读

    艳色酒吧门口,沈音音从车上下来,她正要往酒吧大门走去,却瞥见小巷子里有人影晃动。

    酒吧边上狭窄的巷子里头,七八个社会混混,正把一个小男孩围堵在中间。

    小男孩长得精致玲珑,白皙的脸蛋肉嘟嘟的像个糯米团子。

    他穿着简单的白衬衫和黑色小西裤,脸上的手工小皮鞋油光锃亮,一看就非常名贵。

    这个小孩在酒吧附近,探头探脑的时候,几个小混混就盯上他。

    秦般若眉头微蹙,他面前的这些人身上好臭,熏的他要不能呼吸了。

    他忍不住咳了两声,小脸苍白如纸,嘴唇的外圈是苍白的,嘴唇内泛出深红的血丝,如同咳出血来一般。

    “我身上没带钱,要不,你们把我绑架了,打电话向我爹地要钱?”

    秦般若童稚的声音响起,略显病态的脸颊上,圆碌碌的瞳眸格外明亮。

    其中一个小混混嚷嚷着,“叫你妈咪一个人出来,给我们送钱!”

    “我没妈咪。”

    秦般若话音刚落,水泥地面上响起高跟鞋哒哒哒的声音。

    沈音音走了进来,被几个混混围住的,不就是她儿子沈意寒么。

    她解开袖扣,把袖子往上折叠露出雪白的皓腕。

    “崽崽,站妈咪后面去,小心血溅到你身上了。”

    沈音音捡起地上的一根钢管,掂量了一下,试了试手感,她正愁着,一肚子的憋屈和火气,没地方撒呢!

    小巷子里传来钢管打击肉体的声音,哀嚎声如同杀猪般!

    秦般若的嘴唇张成“O”字形,漆黑的瞳眸里,冒出星星般闪亮的光芒。

    他偷跑出来,居然见到仙女了!

    没一会,叫喊声停歇了,沈音音单手抱着秦般若,从巷子里大步走出来。

    秦般若被沈音音抱在怀中,整个人如飘在云端般。

    他扬起雪嫩柔软的小脑袋,沈音音那张明媚清绝的容颜,在他的视线里放大。

    又酷又A的漂亮仙女,她也太好看了!秦般若情不自禁的,把自己的脸往她的肩膀上靠去。

    女人的体香钻进鼻腔里,他不由自主的如在梦中一般,呓语出一声,“妈咪......”

    “小秦少被人打了,哎呦这还得了!”

    沈音音单手抱着自家小孩,走到停车场,就听到有几个刚从酒吧里出来的人,在议论。

    “哪个小秦少啊?”

    “就是京城秦家大房的长孙秦子轩啊,他在里面喝酒,被一个五岁的小孩,打的头破血流的!那场面真是吓上品文学人。”

    沈音音步伐一顿,秦子轩就在酒吧里?她要去找秦子轩,把两人荒唐的婚事给退了。

    沈音音打开车门,把秦般若放入车后座位。

    “崽,你在这里等妈咪,不要再乱跑了哦。”

    “你认错......”

    秦般若刚要开口,沈音音已经把车门关上了,她往外走去,秦般若趴在车窗上,看到一辆熟悉的黑色迈巴赫停在附近。

    秦朝用擒拿的姿势,抓着一个小孩,在几名保镖的簇拥下,从酒吧里出来。

    “你们放开我!放开!”

    被秦朝抓在手中的小孩,和秦般若长得一模一样!

    两人刚好穿着,差不多款式的白色衬衫和黑色西裤,但小孩所表现出来的神态,和秦般若完全不同。

    “小祖宗啊,三爷他就在车上呢,您别闹了!”

    秦朝低声哀求着这个小孩,他有些无法理解,自家小祖宗平时三步一咳,五步一喘的,今天怎么这么有力气,而且变得比猴子还灵活了?

    秦朝一个没注意,男孩从他的手中挣脱,这孩子动如脱兔,一溜烟就在秦朝面前消失了。

    “小祖宗!”

    秦朝惊慌失措的呼喊。

    秦妄言就从车上下来了,被西装革履包裹的男人,俊美非凡,

    他茶色的瞳眸里一点温度都没有,长腿一迈,追着那个小孩去,就在隔壁一辆车的车尾,他和孩子撞了个正着。

    “唔!”秦般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下一秒,他就被拽着领子,秦妄言单手将他提起。

    秦般若抬起头,看到这个男人森凉肃冷的容颜,他本能的感到畏惧。

    “爹地......”

    秦妄言像拎着一只小奶猫似的,把秦般若丢进了车后座,男人站在车门边,语气漠然:

    “真是长本事了,打了秦子轩,你还敢跑!”

    秦般若听懵了,“我没有......”

    他的否认被秦妄言视为狡辩,“回去抄写金刚经六十遍,没写完不准吃饭!”

    秦般若背着秦妄言,偷跑出酒店,他本就心虚,现在被罚抄金刚经,他嘟起***的红唇,虽然心有不平,但也不为自己辩解了。

    秦妄言原本打算,直接把秦般若带走,至于秦子轩伤的怎么样,他根本懒得理会。

    可刚才,他看到那个和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女人,进了酒吧。

    那个女人是听命于谁,来接近他的?

    秦妄言关上车门,让秦朝先送秦般若回去,他就往酒吧的方向走去。

    秦般若坐在轿车上,透过车窗,眼巴巴的望着沈音音的猩红色跑车。

    漂亮的神仙大美人把他认成别人了,也不知道等神仙大美人回来,看到她的车上没人了,她会不会紧张,着急。

    而秦般若他不知道,在猩红车的跑车内,有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男孩,正张望着秦妄言远去的背影。

    见秦妄言进了酒吧,沈意寒松了一大口气。

    还好他刚才眼疾手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了自家妈咪的座驾。

    让沈意寒感到奇怪的是,妈咪不在车上,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辆车的车门,是敞开着的。

    但摆脱了那群抓他的人,沈意寒安心的躺在座椅上,等着自家妈咪出现。

    酒吧里,沈音音推开包厢大门。

    秦子轩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染血的毛巾,捂着自己的脑袋。

    刚才他和几个朋友,喝酒正欢,那些朋友给他科普沈音音种种事迹后,他说了一句,“等老子把她娶到手,就送给你们玩”,话音刚落,他就被人揍了。

    把他打的头破血流的,还是他惹不得的自家小祖宗。

    秦子轩听到有人进来了,他没抬头,没好气的嚷嚷道:

    “快送老子去医院!老子已经失血过多了!”

    甜美清亮的女声响起,“我直接送你上西天好不好?”

    秦子轩抬起头,就看到一双玉白匀称的长腿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咽了咽喉咙,视线往上。

    女人戴着黑色的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杏仁形状的潋滟瞳眸,但她睫羽纤长,眸中含情,秦子轩眼中,已掠过惊艳之色。

    秦子轩以为,眼前的女人是酒吧里的员工。

    他两眼放光,“艳色的员工都这么带劲吗?”